客观日本

明渠入地的得与失——丰田市留给后人的教训

2018年05月30日 文化历史

一个即将来日本交流访问的中国职业学校提出希望了解日本农业灌溉方面的事情。带着这个要求笔者来到了丰田市农田灌溉的管理机构“丰田土地改良区”事务所,理事长三浦孝司先生送给笔者一本由他们计划出版的《枝下水渠史》,他说丰田市农业灌溉130年的历史甚至丰田市的发展史都写在里面了。听说这本书是经过从明治时代起累积的资料堆里整理并加上大量细致的调查信息历经7年编辑而成的。它通过一个水渠的变迁梳理了整体流域的环境变化和人文故事。笔者带着从书中寻觅值得中国借鉴的经验的期待,走进了书中的世界。

其实,丰田市不仅仅是以汽车制造为核心的城市,山林和平原地区的农业生产也有相当的规模,如此丰富的产业资源和自然环境兼备的城市在日本为数不多。丰田市中心由北向南贯穿着一条河流,叫矢作川,人工灌渠‘枝下渠’干线与矢作川并肩穿过丰田市的平川。枝下渠建于130多年前,干渠支渠总长70公里,灌溉面积1500多公顷。受益于枝下渠,矢作川西侧高台地形的区域原本缺水的荒地被开垦为大片农田,贫瘠的山林变为果园。枝下渠不仅滋润着丰田市周边的农村,也曾为丰田汽车扎根当地做出让地改道的贡献。除了农田灌溉,它也是人们的生活用水和工业用水的资源,随着城市的发展它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姿态的变化。

农业机械化和田地整备

枝下渠的春天

农业机械化和田地整备

上世纪50年代末,日本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时期,丰田汽车在当时叫做举母的地方(即现在的丰田市)建成汽车量产工厂。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丰田市及近郊的男子汉几乎都成为汽车制造工厂的职工,但他们不愿意放弃祖上留下的耕地,兼顾农田家业的就业模式成了丰田汽车当地职工的一大特征。这些工人只能在休假或农忙时打理田地,缩短农活时间的需求带来了对农业机械的需求。为了方便机械操作,田地整备事业也并驾齐驱。通过道路扩宽和小田大片连接和规则性整备之后,大型高性能的机器被投入农业生产,劳动效率大为提高。丰田市和周边地区成为日本最早推广农业机械化和田地整备的地区。

经历了日本经济高速成长以及经济发展优先的主流意识带来的公害苦涩之后,枝下渠经过大规模排水系统的改建和修建,和流域的蓄水池大坝等够成了具备泄洪排涝和蓄水抗旱的多功能的水利系统。

渠道的现代化和高效化

田间收割

渠道的现代化和高效化

1988年枝下渠迎来了水渠开通100周年,而丰田市兼职农业的企业职工的特征依然延续着。农业灌溉现代化和高效化的呼声不仅仅来自农田所有者,农田灌溉管理机构也与时俱进都地准备大刀阔斧地改变农业面貌。

随着矢作川水利资源的开发,河水不足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节水成为所有水资源利用者必须面对的问题。当时的枝下渠是明渠,自然流淌的形式造成很大水资源浪费。人们希望通过管道化之后不仅消除输送过程中的水浪费现象,灌溉农田还能像自来水管一样在需要的时候拧开水龙头即可;工作量大,事故率高的明渠垃圾清扫问题也迎刃而解;管道化之后的坠入渠中的危险没有了,维护工作也大大减少了,水量调节的自动化管理大大减轻了水利工作人员的劳动强度和工作量。

据当时预测,这项工程需要10~20年的时间和200多亿日元的资金,丰田土地改良事务所坚持施工建设15年,枝下渠终于在2004年实现了使用区域的管道化,由此改变了传统的灌溉方式。水渠埋入地下之后,地面空间改建成林荫路和文化休闲场所,灌溉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大大缩短了农田作业的时间,促进农业现代化和高效率工程成为当地农业水利发展史上值得骄傲的一页。

水渠看不见之后

渠水灌溉的农田風景

水渠看不见之后

已经年过七旬的三浦孝司理事长一生投身于水渠建设和管理工作,年轻时他处理过儿童落渠溺水死亡的事故,原本是为人类造福的水渠的危险一面让他感到痛心;枝下渠的管道化既是他年轻时的夙愿,也是在他作为领导人积极推进和全面指导下实现的梦想。对于15年前完成的伟业,从《枝下渠史》中笔者似乎读到一点三浦理事长的失落感:

“过去坑洼的农田中间有松树或其他树木,一家人农活间隙在树荫下吃饭歇息的光景是我们心中故乡的风景。现在的农田一眼望去平坦广袤,整齐规则,然而那种使人温馨的田园风光再也看不到了。田地整备和水渠管道化给灌溉方式和农业生产方式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性和经济性,但是悠久的农耕风貌因此而丧失也是事实。明渠的时候,灌溉庄稼的水是常温的,而地下管道之后是冷水,这种选择究竟是对还是不对,我自己也很困惑。”

“水利建筑的耐用年数短,枝下渠从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一直不断地经历着改建和修复工程。从提高安全和效率的角度考虑,管道化被认为是最合理的方式。但是管道也有使用年限,也需要维护。并且,与明渠的修补施工成本相比,管道修理的费用要高出很多。另外暗渠化之后,持续了一百多年的渠水流淌的自然景观消失了,当年我们并没有想到这个选择对人们的生活环境和周边的生态环境带来的影响。现在的理念则要是从环境的角度来考虑农业、水渠、灌溉、水利等问题。”

明治年代的枝下渠原始状态

明治年代的枝下渠原始状态

书中还介绍,水渠的管道化将用水和排水的完全分离,由此提高了用水的卫生安全性,另一方面,农田失去了自然获得水源滋润的机会,其过程被人为控制。不需要灌溉的季节,农田所有者不会拧开水龙头,失水的农地因为长期干燥,沙漠化的问题日渐明显。

“丰田土地改良区资料室”室长逵志保女士是编辑这本书的主要成员,她强调说,“调查枝下渠的历史,就仿佛实在进行着现在与过去的对话,为枝下渠写历史并不是罗列资料,而是让我们从前人的智慧和失败中思索农田水利今后应该走向何方。追求水渠管道化是十多年前的观念,现在的人们不仅仅考虑效率,也开始追求与水相伴的生活协调感,并对生态环境有了重新认识。人们不再会选择水渠管道化,枝下渠部分地段恢复明渠的改修工程已经开始,今后还要花20年的时间,这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人们对生活环境的意识和要求变化的结果。”

枝下渠明渠

枝下渠明渠

如果未读《枝下渠史》,笔者或许会把枝下渠的管道化作为值得推荐的事例介绍给国内。从《枝下渠史》中可以看到,发达国家也是在摸索和尝试中成长,而且这种曲折的反复从未停止过。三浦孝司理事长对笔者说:“出版《枝下渠史》是为了在回顾中反思,也是为了记住和感谢为此做出贡献的前人”。

当大家感叹发达国家的先进甚至忙于效仿的时候,或许有些做法已经成为发达国家的反省材料,有些已经是被淘汰的理念。出国参观访问,可以有百闻不如一见的收获,与相关人员的直接交流,可以了解他们的反思和最新的理念,或许更有胜读十年书的价值。

枝下水渠史书的封面

《枝下水渠史》书的封面

供稿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 照片 丰田土地改良区资料室
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