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地域文化的沃土——颈城野: 视自然为神明、为朋友的风土

2017年11月09日 文化历史
PHOTO

新潟县是位于日本列岛日本海一侧的自治体。我生长的城市上越市在新潟县西南部。请大家看一下上越市提供的地图。自古以来这一带一直被称为“颈城野(Kubikino)”。新潟县面临日本海因此自古以来渔业兴盛,以种植水稻为主的农业也很发达,一直被人们称为“日本的米仓”。我居住的上越市北部面临大海,其余地方扩展着一片叫做高田平原的广阔的平地,人们一直在那里从事着水稻栽培。上越市北部以外的周边地区面临丘陵地带和山岳地带,将山岳和内地视为圣地、刻苦地修行修验道的人们一直在那里活动着。他们边进行自我修行,边有时候接受平原地区居民的委托进行祈雨(祈祷降雨)什么的。我从现在起分几次给大家介绍我的故乡颈城野的农耕礼仪和传统的生活习惯。

在这之前,我先来说明一下在日本视山岳为神明的传统。耸立在大自然中的山岳是佛教传来之前古代日本最大的神明。佛教传来之后,山岳仍被崇为各种形式的神明居住的圣域。信仰对象的神体,一开始是山岳本身。日本古代信仰山岳的人们将自然状态的山岳视作神明。正因为是自古以来作为神明被人们崇敬过来的山岳,才在她的山脚下后来各种各样的神明——有的作为陡壁,还有的作为石佛——受到了人们的崇拜。

且说,在高田平原东部周边地区,以山岳寺院法定寺为中心,一直举办着使用用石头制作的佛即石佛祈祷降雨的礼仪。上越市的乡土史学家·佛教美术史学家平野团三关于这个祈雨礼仪是这么说的:久旱不雨,开始影响作物收成的话可就不得了啦。村民们将酒等供品供在叫做“降雨地藏菩萨”的石佛面前,在祈祷完地藏菩萨降雨之后便用粗草绳子把石佛捆绑起来,然后扑通扑通反复多次地将石佛扔到水池里面去。人们大声斥责石佛:“你降雨啊!你降雨啊!”,直到石佛回答说:“知道了,我马上就降雨,请原谅我”为止,不断地将石佛从水池里捞出来又扔进去,扔进去又捞出来。或者到下雨为止一直把石佛绑在水池旁边。倒是降雨地藏才真正遭遇到了一场巨大的灾难。

PHOTO

可是,1958年夏天在发生了严重干旱的时候,村民们为缺水所困,全都一筹莫展。这时在一个叫做井之口的地区一举行向石佛祈雨的礼仪,第二天便降下了大雨。人们重新对石佛无边的慈悲之心感到了惊讶。以后,1994年也发生了干旱,在同一个村的越柳地区举行了向石佛祈雨的礼仪,结果同样在第二天早晨下了雨。

一直延续到20世纪后半期的对祈雨地藏的虐待礼仪从山岳地带的法定寺扩大到了周边的平原地带。其理由是因为17世纪后随着人口增加新增加了很多水田,人们逐渐制作石佛并将其放在新开垦的水田周围了。

可是颈城野的农民为什么要通过虐待石佛来实现心愿呢?我通过民俗学研究认为根据有以下几点。

第一,颈城野的农民要自己用石头等材料制作能看得到形状的自己的神佛。

第二,那是真的神佛,而不是什么更崇高的神灵的代理或供品。石佛本身是真正的神。

第三,自己制作的神佛必须保护、支持制作它的人,如果神佛玩忽自己的义务,就要受到制作它的人的虐待。就是说在崇拜神明的同时也对神明进行攻击,两者是互为前提的。若让我说的话,被认为是从1200年前的平安时代末期传到法定寺的这些石佛群证明了颈城野的历史·风土所具备的野性气质。

PHOTO

在这里我再列举一个在新潟县虐待性信仰神佛像的实际例子。新潟县北部的村上市里有一座山,叫虚空蔵山。山脚下有一个被岩石围起来叫做猿泽虚空藏堂的神殿,山顶上有一个被称为“山大人”的里院。从正殿到里院的山路上有一汪被视为神圣的虚空藏菩萨的池塘。一到久旱不雨的时候,村民们就会到池塘边上来举行祈雨礼仪。下面是其中的一个礼仪。平时是被禁止的,只是在举行礼仪的当天人们故意吃动物和鱼的肉来玷污神圣的山大人的土地。在猿泽虚空藏堂山大人的池塘边上举行的祈雨礼仪显然是对神佛的一种虐待。

据研究礼仪的日本民俗学者佐久间惇一说,新潟县北部另外还有若干个虐待神佛的事例。在举行礼仪时村民们作为崇拜的另一面,有时候会反过来对石佛以及池塘等神佛进行攻击。那是因为信奉神明才会有的行为。

古代日本人把山岳、巨石、陡壁看做是神圣的,将这些物体本身视为神。在7世纪后半期直到8世纪后半期编辑的日本最古老的和歌集《万叶集》中也能够看到用同人类同等的关系来跟山岳神明进行对话的作品。颈城野一直继承着视自然为神为朋友的古代精神。当然我自己也继承着这种精神。另外,虐待石佛等大众性的神佛的信仰·礼仪用英语说是“fetishism”(拜物教)。


石塚正英(NPO法人颈城野乡土资料室理事长・东京电机大学教授)

石塚正英
1949年出生,从出生至18岁为止,居住于新泻县颈城野(Kubikino)。18岁以后至今,居住于东京武藏野。目前从事促进武藏野和颈城野双方交流的活动。并且在东京电机大学理工学部认知科学·情报学系里,专注研究和教育方面的工作。另外在新泻县上越市仲町6丁目的町家「大锯町桝屋(Ogamachi Masuya)」设立“NPO法人颈城野乡土资料室”专心调查研究颈城的文化。60岁以后至今,逐渐把活动的据点放在自己的故乡(颈城野),御殿山的资料室也因此重新改建。在NPO自称: 「桝屋正英(Masuya Masahide)」。文学博士。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