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访独立生活的唐氏综合症书法家 金泽翔子

2017年06月08日 文化历史

PHOTO

金泽翔子多次公开宣布自己30岁时要开始一个人独立生活,并付诸于行动,没有食言。母亲泰子曾担心她一周后就会跑回娘家来,但出人意料的是,她正在全身心乐享自己的青春。

金泽翔子KANAZAWA Shōko

金泽翔子KANAZAWA Shōko

书法家,雅号“小兰”。1985年生于东京。5岁开始师从母亲,学习书法。2005年首次举办个人书法展“翔子 书法的世界”。其后还在镰仓建长寺、京都建仁寺、奈良东大寺等地举办个展。2015年,在纽约首次举办了海外个展;同年9月和11月还分别在捷克共和国的皮尔森和布拉格举办了个展。与母亲共著了《灵魂之书法 金泽翔子作品集》、《海之歌 山之声——书法家金泽翔子的祈愿之旅》等多部作品。

商店街的“香饽饽”

活跃于国内外的唐氏综合症书法家金泽翔子,开始一个人独立生活已快一年半了。在春意萌动的3月上旬,翔子带我们去看了她独自生活的租赁公寓,那是一套位于电车池上线久之原站附近的单身公寓。

走进站前商店街,翔子笑着与来来往往的行人们打招呼,还有一位女性走过来要求与她握手。从车站走到翔子居住的公寓大约需要5分钟。走在路上,我偶然看到路边鲜花店橱窗上翔子的照片和作品,那里贴着今年秋天即将在上野之森美术馆举办翔子个展的宣传广告。这时我才注意到,街上的荞麦面馆、蛋糕店、美容院、文具店等的橱窗上都贴着同样的海报。

据说这些海报是翔子自己一家一家地登门拜访并请求张贴的的。她给每个店家分发两张,拜托他们“将正反两面都贴上”。就这样,翔子如愿以偿,得到了大家的巨大支持,以至于我想称这条街为“金泽翔子路”。

photo

走在通往公寓的商店街上

推开翔子房间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带有电磁炉的白色厨房设备,这对喜欢做饭的翔子来说是太合适不过的了。穿过厨房是一个宽敞的木地板单间房间。墙壁是纯白色的,窗帘是柔和的粉红色。洛可可式梳妆台、桌子和柜子也以白色为基调,随处配有粉色,整个房间给人一种非常女生的印象。

非常喜欢做饭,购物也OK

为举办个展、即席挥毫以及讲演,翔子经常与母亲泰子一起在全国各地奔波,但只要回到东京她一定会自己做饭。我问:“今天的晚饭吃什么?”她说:“今晚有客人,所以我来做炖牛肉。”随后就出门去买食材了。

她来到家门口的肉店,翔子对店家说“我要做炖牛肉的面粉糊和好吃的牛肉”,然后又到店内蔬菜柜台买了胡萝卜、洋葱。正在购物的一位女性笑着与翔子打招呼,说“我们经常在游泳俱乐部碰到呢”。付账之后,翔子去了喜欢的咖啡馆。

photo

在肉店买牛肉

这家咖啡馆是已有40多年历史的老字号,店内洋溢着一种昭和时代的怀旧氛围。在等牛奶咖啡上来的当儿,翔子与老板聊着自己出演过的电视节目和烹调,有时还用手机在SNS上写点儿什么,总之看上去非常开心。据说这里是她每天都要光顾的“休闲”之地。老板夫妇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让我感到翔子是这条街上的宝贝,是偶像。据说在街上巡逻的警察曾经这样说,“翔子就像降临到这条街上的小魔法师,挥动手中的魔杖降下亮闪闪的星星,给居民们带来生机活力”。我对此深有同感。

photo

在特别喜欢的一家咖啡馆里

回到家里,翔子系上围裙,说着“做饭时手很重要”,认真地先把手洗得干干净净。之后,她先用去皮器削去胡萝卜和土豆的皮,咚咚咚地用刀切好。切洋葱的时候,一开始她说“眼睛不会刺痛的,没事儿”,但不一会儿眼睛就被辣得流出了眼泪。翔子不由自主地打开水龙头用水冲洗眼睛。那样子非常可爱也有点好笑。

“这是橄榄油”,“我把肉切得大小适中一点儿,这样容易吃”,“肉煎到焦黄色时倒入红酒”,翔子就像在烹饪教室上课那样一一说明要点,约一个小时后炖牛肉做好了。满屋子飘着诱人的香味。

photo

晚饭是炖牛肉

盛上一小碗炖牛肉,翔子把它供在白色柜子上父亲裕的遗像前。“爸爸,这是炖牛肉。我们一起吃吧。感谢您一直在天堂守护着我”,她一边说一边双手合十,闭目祈祷。

自己的城堡里没有书法用具

翔子在自己的小“城堡”里是如何度过的呢?第二天,我又一次访问了她。早上睡到自然醒的休息日,翔子从下午开始学习。桌子上放着一本厚厚的《四字成语辞典》,她正在笔记本上抄写第一页上“爱别离苦”这个词的佛教解说。从少女时代开始,翔子就将抄写圣经章句当作每天的功课。这样日复一日的努力无疑培养出了她对语言和文字的敏锐感性。

photo

学习四字成语

学习结束后翔子要轻松片刻。她拿出粉色的iPad,在YouTube上看因跳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而获奖的男孩旭(12岁)的视频。翔子自己也在学跳迈克尔的舞蹈。接着,翔子熟练地敲击电脑的键盘,好像要搜索什么,原来她还是在找旭出演的广播节目和舞蹈演出的视频,找到后露出灿烂的笑容。不过,这个房间里没有一件书法道具,这里是翔子工作之余的“自由解放区”。她每天还有另一件必做的重要功课,那就是运动减肥。翔子说也许因为自己做饭的缘故,总会吃得太多,有点儿胖了。启动粉色的跑步机,翔子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以全新的心情前往母亲家里的工作室。

photo

三个保证:“收拾房间”、“遵守就寝时间”、“减肥”

photo

轻松一刻。在iPad上检索舞蹈视频

母爱的支持

翔子的娘家与久之原站近在咫尺,是一座两层楼的房子,一层是母亲泰子主办的“久之原书法教室”。在泰子的引导下我们来到二层宽敞的客厅,翔子切好了心形的巧克力蛋糕来招待我们。

房间的一角摆放着一张书法用的桌子,藏青色毛毡上铺着白纸,上面写着“般若心经”的字样。后边的墙壁上挂着翔子10岁时写的4幅“泪之般若心经”作品,现在依然很受人们喜爱。今年秋季在上野之森美术馆举办的《书法家 金泽翔子展》上,这4幅作品计划将与现在正在制作中的《般若心经》一起进行展示。

书法练习结束后,妈妈泰子有些落寞地说:“翔子独立生活已经有一年半时间了,她没有自己主动回来过。如果没有工作,有时一个礼拜都见不到她的人影儿。”翔子在各地的演讲会上以及在2015年“世界唐氏综合症日”纽约联合国总部发表的演讲中,都多次宣布自己“在30岁时要独立生活”。泰子接着说,“虽然我非常担心,但既然向大家宣布了,就要兑现诺言,于是就有了您现在看到的情形”;“为了让翔子在我走了之后也能一个人生活,我对她从小就要求严格,教她做饭、打扫卫生、买东西等。很多人认为唐氏综合症患者是不可能做这些事情的,但那只是父母的想象吧,实际上并非如此。”

photo

在妈妈泰子的指导下练习书法

泰子在回顾这30年来的苦恼和迷茫时说:“可能是走上社会后明白了钱的重要性吧,有一次翔子来问我要‘工资’。于是我决定,每次即席挥毫,写一张就给她5000块(日元)。她在写得好的时候,会当场跟我谈判,要求加钱,说‘今天你给我7000块(日元)’”。泰子为孩子的成长感到高兴,说着说着就露出了笑容。

翔子的独立生活曾经被认为是绝对不可能的,但现在成功实现了。这是源自于妈妈泰子对女儿的真爱,她坚信唐氏综合症孩子的生命力和潜力,并给予了严格的指导;而翔子则怀着对妈妈的信赖和爱,日复一日不懈努力,终于结出可喜的硕果。两天的采访,让我重新见识了人性的美好。

标题图片:金泽翔子在自己生活的公寓里做饭

摄影:长坂芳树

文/加藤 千明


转载于日本网
http://www.nippon.com/cn/

相关连接
原文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