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歌舞伎8代目中村芝翫在浅草寺举行袭名游行

2016年10月24日 文化历史

gewuji.jpg

当下,在日本的传统演艺形式中,歌舞伎人气颇高。歌舞伎起源于江户时代初期,和莎士比亚的成名几乎在同一时期,是一项拥有四百年历史的传统舞台艺术。其间人气虽曾经历过沉浮,但歌舞伎无疑是日本演艺形式的代表。今年10月至11月,在歌舞伎座上演的为期两个月的公演上,活跃在当今歌舞伎舞台上的三代目中村桥之助将袭名八代目中村芝翫(即继承中村芝翫的艺名)。8月末,宣布继承艺名的“结队游行”和向神佛祈福的“袭名奉告法要” 在东京浅草寺(建于公元628年)举行。仪式上,除中村桥之助的袭名外,他的三个儿子也分别继承了新的艺名。在已进入少子化社会的日本,父子四人在歌舞伎界也实属少见,当日的“结队游行”因此显得格外热闹。

结队游行从挂有七百公斤重大灯笼的浅草寺入口——雷门开始,游行队伍沿商店街行进数百米,最终到达正殿。商店街两侧销售土特产、点心等商品的店铺约有九十家。在所有人员到齐之后,结队游行从上午11点开始。受台风影响,天空有时会飘起雨,但送去祝福的日本香客和因好奇驻足的外国游客达到约8000人(主办方公布数据),在他们的守护下,结队游行缓缓前进。新芝翫父子笑容满面地走在队伍的最前端,制片公司松竹的工作人员、支持者、当地艺妓等人随行在队伍之中,场面其乐融融,而花车的伴奏更是渲染出一派节日的气氛。原本歌舞伎曾是一种娱乐活动,歌舞伎的观众就像“熟人”一样,他们有着捧场、支持的演员。舞台评论则是在明治时期以后从西欧传入日本的东西。现在,结队游行又再次让游客们回想起旧日时光,仪式上,演员和游客可以进行亲密交流。

袭名是指完全承袭父亲或师傅的艺名,成为“○代目□□”。在比歌舞伎历史更加悠久的能、狂言、人形净瑠璃(木偶净琉璃戏)等古典演艺界,也有袭名的传统,此外,老字号店铺的继承人也有继承祖辈名号的风俗。歌舞伎的袭名原则是演员承袭世家代代传承的艺名。当一名演员的演技提高,显露出威严的气质时,就会出现催促演员袭名的声音。乔之助这个艺名稍显稚嫩,而芝翫则给人留下成熟演员的印象。初代中村芝翫是三代目中村歌右卫门的隠居名,他活跃于幕府末期明治初期的舞台上。四代目是被誉为“大芝翫”的立役(饰演男性角色)名家。五代目、六代目是新芝翫的曾祖父和伯父,均是著名的女形演员,他们在袭名歌右卫门之前均继承了芝翫的艺名。以芝翫身份去世的七代则是新芝翫的生父。

在结队游行的过程中,队伍两旁响起了高喊演员屋号(相当于商店的商号)“成驹屋”的声音。“成驹屋”的演员阵容主要是各代芝翫和歌右卫门,通过和其他世家的演员比拼演技和人气,成驹屋逐渐确立了自身的地位。近年五十一岁的桥之助承袭芝翫的艺名,显示出他继承弟子众多的成驹屋世家、以及成驹屋所传承的戏剧和舞蹈演技的决心。这也是继承名角艺名的歌舞伎演员必须承担的责任。就像老字号店铺的店主一样,需要领导店铺制作商品,对员工发出指令,同时还需要负责销售谈判。

言归正传,歌舞伎演员在浅草寺进行宣布承袭艺名的结队游行,并非是一项传统仪式,而是在明治时期以后才开始确立的。由于江户时代,歌舞伎演员在身份上遭到歧视,因此当时他们不能在剧场外举行引人注目的仪式。到了明治时期,身份制度废除,在宣布袭名的同时向神佛祈福的仪式逐渐盛行。那时,除了东京市民外,全国各地的香客也都会聚集在一起,因此周边有电影、观赏性娱乐项目的浅草寺就成为了最佳选择。仅在今年,在浅草寺宣布袭名举行结队游行的歌舞伎演员就有五代目中村雀右卫门、诞生于明治时期的新派演员二代目喜多村绿郎等人。

结队游行结束后,新芝翫在正殿完成了天台宗密教的护摩法要。在随后举办的记者招待会上,新芝翫表明了“将要继承和发扬成驹屋演技”的决心。成驹屋是歌舞伎界首屈一指的世家,拥有悠久的历史,但成驹屋相信,传统通过革新在当代复苏,而传统演技则是真正的革新中不可缺少的因素。

新芝翫的决心,不知是否也传达给了那些从中国等地远道而来的外国游客呢?从未看过歌舞伎的日本人逐渐增加。袭名、结队游行、古典艺能的传统与革新……。这些词语和仪式所包含的意义需要用英语和中文也进行说明。对于涉足歌舞伎的制片公司松竹和歌舞伎演员们来说,在这个时代他们需要做的不仅是举办海外公演,似乎也需要开展宣传,帮助每年据说高达2000万人的外国游客理解歌舞伎这项传统演艺形式。

文/ 朝田富次 照片/ 松竹株式会社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