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天下奇俗——裸体节

2016年03月15日 文化历史

日本不少地方有裸体节的习俗。节日那天,除了一条长布围在腹部和胯部,近乎裸体的男人们进行着传统神事,因为只有以出生时洁净无垢的状态才能与神灵交涉,或是为了除邪驱厄,或是祈祷五谷丰登、出海平安。

离名古屋市不远的稻泽市尾张大国灵神社(也叫国府宫)每年农历正月十三举行裸体节---数千名老少男人兜当裸体地云集在神社前面,为触摸到‘神男’消灾而你死我活地推抢挤攘。被称之为神男者是每年从应征者中抽签选中的年轻人,经过一系列的仪式洗礼成为节日当天众男灾厄的承载体。节日形式源于1250年前祈祷驱散邪疫的仪式,每年的这天不仅会引来全国各地的男儿勇士,十多万游客也蜂拥而至目睹这一奇观。

天下奇俗——裸体节

早春的气温还是冬天的严寒,国宫府车站的来客从上午开始络绎不绝。参加者都需要先落脚于当地某一个“驿站”,在那里得到一番洗礼、教诲和壮行后成为团队的一员。

驿站是当地一幢当天开放的住宅,有着操办传统的家主三天前开始准备食材,并负担这一天的流水席开销。一大早隔壁左右及当地熟人便来帮忙,男人们在院子里搭起炉灶案台,有的解体大鱼,或是做生鱼片,或是烤鱼头;妇女们在厨房忙碌着,不断地把做好的菜端上来。门口堆放着几个木制的大酒樽,清酒烧酒不停地被送到屋内的流水席上。人们围着条桌席地而坐,桌上摆满了寿司、炸大虾、卤牛肉、青菜色拉等过年一样的菜式。

平时日本人彼此保持着恭谦客气的距离,此时却随和亲密,所有来人不论新人老客都免费吃喝。平时他们并无交往,甚至彼此不知道姓名,没有相约,也没有通知,每年这一天在这里不期而遇。流水席延延不断,男人们边喝酒边谈笑。他们说:“每年来一次,享受平时感受不到的兴奋,把压力和烦恼完全释放出来”。这种有别于日常的时空让他们着迷,有过裸体节经历的人展现身上的伤疤如同数着勋章,凡是知道裸体节场面的人都会佩服参加者的勇气。

当地人因为小时候被祖父牵着或被父亲抱着参加过,成年后自然成为裸体队列的传人;外地人虽然早就知道这个节日,但多半是在接近40岁的时候开始参与。日本男人41岁是‘厄运年’,接近这个年龄要设法消灾,参加裸体节就是一种消灾方式。据说参加过这个节日的男人有两种结果,一种是经历了极度的体力疲劳和精神恐惧之后绝不再来;另一种是体验了男人的勇猛和豪壮而欲罢不能。

天下奇俗——裸体节

3点多钟,酒足饭饱的人们脱下全部俗界衣着,崭新的白色长布紧紧裹缠在腰间和胯裆。他们组成一个队列,抬着挂满彩色布条的长长竹捆朝神社进军。每个彩色布条上写参加者的名字,这些布条连同竹捆被抬入神社,人们期待在那里得到神灵的护佑。出征和送行人们的表情都变得庄严和神圣,因为此路的风险不言而喻。不是遍体鳞伤也是精疲力尽。临阵出发前辈们还要特意对第一次参加者面授机宜,告诉他们如何避免危险,如何保护自己。一位多次参加者说:“我不会让老婆来看,她一定会害怕得不让我下次再来”。

“崴吓!崴吓!崴吓!”排山倒海的喊声回荡在通往神社的上空,各路勇士们从市内的不同驿站涌向神社。队列里很多人都冻得肌肉紧缩,上牙打下牙。当一桶桶清酒泼撒向队列时,被击冷了的人群一阵惊呼,此时裸体神男便出现在参拜的路上并一跃跳到人群筑成的‘人台’上面。人们一涌而上,争先恐后地试图接近神男,通过触摸摆脱所有的不幸和灾难。神男被人们一会儿挤落一会儿抬起,男人们此时呈现出原始的野性和勇猛。本来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历经一个多小时的疯狂拥挤,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神男艰难抵达神殿,回到驿参加者们也耗尽了体力。尽管裸体节充满劳累和危险,一年后人们还是会在这里重逢。

文・ 照片/欧陽蔚怡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