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贺年片里的财富

2016年01月25日 文化历史

日本人过年就是过元旦,元旦前后有许多延续多年举国一致的习俗。在日本生活的外国人即便开始对日本人过年习俗不以为然,几年下来却都会入乡随俗,不知不觉中跟日本人一样在新年前后忙碌着同样的事情,人们相互赠送贺年片就是其中之一。

据查,日本新年互寄贺年片的习惯始于一百多年前。当今的I T时代改变了多数人的信息传递方式,网络贺年片的诞生以及电子短信贺新年等形式都对邮寄贺年片的传统造成冲击,每年贺年片的数量一直呈现减少趋势。尽管如此,坚持在年末给亲朋好友以及有工作关联生意来往的对象邮寄贺年片的国民还是多数。据统计,2015年人均寄出贺年片40张左右,其数量之多依然可称谓世界上独一无二。

因为电脑和关联设备的普及让贺卡制作变得简单,即使几百张贺卡的印刷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为了淡化统一制作的机械性的冷漠感,不少人会特意在每一张卡上添加一行给对方的手写问候,新年到来之前把写好的贺年片投进邮箱就成了日本人辞别旧岁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每个人的生活圈子、人际交往方式和工作性质的不同,发送贺年片的数量也不一样。不少人从小学时代就开始了互寄贺年片的交往,无论是十几张还是几百张,通常也要花上好几个休息日,完成了这桩事就等着听年末的钟声了。

一年一次的贺卡如同一根根丝线悠悠地网织着一个人社会关系的脉络,细线延续着很久很淡的往来,粗线加固着亲密信赖的友情。粗细不同色彩各异的丝线如此年复一年地交织出每个人社会交往特有的图案,也呈现出每一个人生独特的节奏和韵律。

去年一位朋友首次完成一部社会题材的纪录片电影。从筹集资金到拍摄编辑和放映宣传的每一个过程都少不了朋友们的帮衬。电影开拍后,她从贺年片集里一张张地翻找,把电影制作计划书和经费赞助请求信寄往那些她认为可能在道义上给她援助的人;电影上映前,她还是从贺年片通讯录中挑选有可能去电影馆的住址,通知那些熟人朋友买票观看电影。而这些熟人又把周围的亲戚朋友带去看电影,首次公演期间一千多位观众的入场成绩创造了那个影院无名导演和制片人处女作的最高上座记录。出资赞助的不仅有她的熟人,还有熟人的熟人。我的两位朋友都是从我这里听说后直接把赞助费打到电影集资账户上。

这位导演朋友私下说,“几十年来我只是依循习惯年复一年地用贺年片维系着或近或远的人际关系,这次拍电影让我大大受益于这个习惯”。我作为这部电影的制作成员之一,见证了她把人脉转化为资产,把梦想变成现实的全过程。 “人脉资源是一种潜在的财富”,或许我们也可以把邮寄贺年片看作是积累财富的方式之一。

日本贺年片里的财富

文・ 照片/欧陽蔚怡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