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力争在2050年摆脱对核电站的依赖(6)

2012年11月03日 能源环境

6.  结合可再生能源的普及、气候变暖对策、摆脱对核电站依赖的时期进行调整

政府的能源政策以普及可再生能源来取代核能发电为支柱,但是可再生能源普及的成本会有多大是个未知数。从今年7月份开始实行的全量固定价格收购制度(FIT),存在负担急速增大的可能性。负担应该估算到2030年为止。但是,在此需要注意的是,考虑负担的时候也应该将可再生能源带来的、对化石燃料的节约效果考虑进去。在此基础上,应该每5年一次,对可再生能源普及政策及FIT是否合理进行验证。

图6-1、2是摆脱对核电站依赖产生的“纯费用”推算值。纯费用由可再生能源、节能投资和火力发电代替核能导致的化石燃料增加额,再减去可再生能源节能产生的化石燃料节约额得出的。图6-1结合政府的“革新能源环境战略”,预测的2030年摆脱对核电站依赖的情况。据推测,可再生能源的普及到2030年将达到电力供应的30%。图6-2将摆脱对核电站依赖的时期设为2050年,摘自本中心于2012年7月25日发表的《2030年以后继续保留核能发电的4个条件》。

这里省略详细的说明,2030年摆脱对核电站依赖的话(图6-1),为了加快推进可再生能源,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额(运用FIT进行投资回收,将成为消费者的负担)将迅速膨胀。因为该投资额一定大于化石燃料的节约部分,据推算,要使纯费用为负的话,要等到2040年。如果到2030年实现30%的可再生能源比率的话,对发电成本比风力和地热发电贵2到3倍的太阳能发电的比例会增高,结果导致成本增加。图6-2中按照摆脱对核电站依赖的过程,可再生能源的普及也相对缓慢(2030年为20%,2050年为30%)。二者都没有将地球温室效应对策结合起来考虑,但其实摆脱对核电站的依赖、可再生能源的普及与温室效应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密切相关,今后有必要将三者整合起来进行详细探讨。

(注)可再生能源除了太阳光,还可以考虑风力、地热、中小水力和生物能。纯费用=(代替火力产生的化石燃料进口的增加额+可再生能源购买费用+节能投资费用+系统稳定化投资-可再生能源产生的化石燃料节约额-电力节省产生的化石燃料节约额)

文/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岩田一政(理事长)、小林辰男(主任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