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瀛育儿记】樱花时节,嘀嘀迎来毕业季,本专栏也将告别大家

2022年03月24日

(一) 嘀嘀迎来毕业季

三月的横滨,空气中已开始弥散着玉兰花的芬芳。染井吉野樱花,正集中精力鼓足它们的花骨朵,准备等四月份孩子们开学时可以笑脸相迎。现在,日本迎来毕业季。三月十八日,嘀嘀和他的同学们,还有每次被他的淘气所烦恼、却在他住院时心疼呵护他的班主任东海林老师,大家一起迎来了小学六年级的毕业典礼。

天公不作美,竟下起了小雨。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孩子们的心情。毕竟,疫情已久,和去年普遍无法举行毕业典礼的状况相比,能够顺利举行典礼,已经是一件幸事了。

一向赖床的嘀嘀,自己起了个早,换上了为参加毕业典礼特意准备的西装。日本社会比较讲究仪式感,从幼儿园到参加工作,凡只要是典礼,大人小孩都是西装革履。嘀嘀爸平生第一次教嘀嘀打领带。让人忍俊不禁的是自疫情以来一直居家办公的嘀嘀爸,打领带竟不得要领了。父子俩紧张地忙了半天,总算收拾停当。嘀嘀变得西装革履,这个早熟的嘀嘀身高近一米七,身材又硕壮,看起来不像小学生,倒像是个中学毕业生。(哈哈,此处省去500字)

title

嘀嘀人生中最后一天当小学生

其实,自从去年嘀嘀确诊了腿部病情,经历了长期的住院和手术,我们对参加这次毕业典礼几乎是已经断念了。因此,当经历了切肤刻骨的疼痛,经历了数月一个人病床上的痛苦和孤单,嘀嘀得以重新回到学校,与大家一起共度这具有纪念意义的毕业典礼,对于他和我们来说,都是一件值得无限感恩的事。

九点半钟,毕业典礼正式开始。如果没有疫情,日本的毕业典礼上会出现很多爷爷奶奶来助兴。但奥密克戎当下,今年的毕业典礼实行人数限制,每家每户只能参加两位家长。而且学校要求只能有一位家长在体育馆现场观摩,另一位家长要在另设的教室中看电视画面直播。我们家因嘀嘀出院后参加的毕业音乐演出是我到现场观摩的,所以这次现场观摩的机会让给了嘀嘀爸。

title

为避免疫情下感染进行人员疏散,毕业仪式分体育馆和教室两个会场

尽管只是看电视画面,我仍然看得泪眼婆娑。孩子们刚入学时幼儿园宝宝般幼稚的样子还浮现在眼前,而今天,他们笔挺庄重一脸成熟,站在了人生的又一个舞台。

毕业典礼是事先排练过的,孩子们显得自信而老道。毕业生排成一列,每三人一组来到讲坛前等候。当第一个人被喊到名字时要先大声回答“はい!”(“到!”),然后登台把口罩摘下放到预备好的专用桌上,再庄重地走到主席台前,先向校长鞠躬行一礼,当听到校长先生说“恭喜你毕业”并递过来毕业证书时,学生要先左手再右手恭敬地边鞠躬边从校长手中接过毕业证书,之后,退后一步鞠躬,接着左转从另一方走到台下。与此同时,三人中的另外两人则在等待中分别前进,一个登上讲台右侧等候,一个在讲台下待命。当第一名同学左转下了台,第二名同学依次站到规定位置,然后重复第一名同学的动作。所有人依次进行,直到一百十七名毕业生都被校长喊过名字,从校长手中得到毕业证书。

这样一番操作,看起来单调枯燥又漫长,从效率上讲,似乎很是不合理。但喊到每个孩子的名字,郑重地将毕业证书发到他的手中,即使嘀嘀这样拄着双拐并不方便的孩子,学校也要特意请一名老师辅助,安排他上台接受证书,感受到“毕业”。这种看似古板乏味的做法,却正反映了日本社会的细节。有板有眼,毫不含糊地对待毕业这件事。

这种接受证书的操作,是日本通用的。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大学生,规格统一。即使是以服装个性化而著称的名门国立京都大学毕业典礼,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cosplay服装,他们也会按同样的规范有板有眼地鞠躬、从校长手中郑重接过证书、再鞠躬,绝不会省略任何细节。也许这正显现了日本文化的特征之一——规矩中张扬个性,个性中不忘礼仪,时刻讲究一个大规矩下的方圆和分寸。

无疑,不擅长守规矩的嘀嘀,六年中也受到了同样的守规矩教育。现在,他被喊道了名字,虽然拄着双拐,看起来有点儿象cosplay,但按照事先约好的规矩,嘀嘀在一名老师的辅助下,上台领取了小学毕业证书。

当所有毕业生都拿到了证书以后,校长讲话、公立小学特有的唱国歌、唱校歌、然后所有学生向后转,面向后方观摩的家长。开始了孩子们面向父母、面向老师以及面向地区社会表示感谢的程序。他们大声说道:六年中是学校老师们对自己的指导,是地区社会对自己的关怀,是父母家人的爱,让自己得以毕业。他们用歌声的方式,向大家表达了感谢。他们清脆而婉转的歌声那瞬间直触我心房,令我泪如雨下。这是家长们见证孩子成长的瞬间,那些懵懵懂懂的幼稚园宝宝,在这里经过了六年时光,不仅长大了身体,更成熟了心智,还了解了感恩。

我想起了家里院门口的那棵小山樱树。那是嘀嘀入小学一年级时,区役所向当地有新生入学的家庭赠送的小树苗。如今它已经从三十公分长成了一棵将近三米高的小树。虽然枝条还细嫩,而且一次也没有开花,但一到春末,便枝枝愣愣冒冒失失地长出鲜绿葳蕤的叶子,繁茂不可一世。有时伸出长长的枝叶,挡在我们院门口,活脱脱一副嘀嘀调皮的样子。每当这时候,我们会毫不客气地剪掉那多余的枝叶,让小树能长直长高。

六年时光过去了,嘀嘀在这里经历了儿童时代的快乐,也经历了与老师同学间的各种磨合。更经历了成长过程中来自老师和伙伴们的温暖帮助。自嘀嘀出院后,大家一起帮助嘀嘀,不论是学习还是生活细节,帮助他不掉队,也无论是修学旅行还是毕业音乐演出,嘀嘀都在大家的帮助下得以参加了。看着他回到同学和老师们中间那安心的表情,我心下万分感慨和感激。

title

六年级期间最好的好朋友们

title

嘀嘀所在足球队成员,出院后被大家邀请去毕业留影

毕业典礼终于结束了。孩子们来到操场,在雨中做最后的合影留念。雨越下越大了,嘀嘀因为要拄双拐根本没法打伞。但他毫不介意,投身到他的伙伴中去,似乎要抓住同学少年的最后一丝温暖快乐和情意。

title

东海林老师与嘀嘀自制的20年后再见卡

最要提及的,一定是东海林老师。嘀嘀他们这届学生,是东海林老师毕业后教的第一届学生,也是老师送走的第一届毕业生。六年中东海林老师有三年做了嘀嘀的班主任,为此也和我打了数不清的交道。不是因为嘀嘀和小朋友吵架,就是因为嘀嘀上课抢话,也有时因为嘀嘀顶嘴,但更多的却是嘀嘀住院期间东海林老师寻寒问暖,帮助嘀嘀做各种事情。有一次,寒冬夜晚,老师加了班后9点多还来按门铃给嘀嘀送来缺课时的教材。现在,嘀嘀收到东海林老师亲手制作的卡片,上面是老师的亲笔信:“嘀嘀君!托你的福,我过得很开心啊。虽然有时候也生你的气,但现在都成了美好的回忆。等你长大了,我们一起去“田中串烧店”喝酒啊!如果这张卡片你一直保存,没弄丢的话,说不定到时候我会请你客!”

(二) 咯咯高考前的青春时光

title

辞旧迎新的季节,当然也要提一下咯咯。高二这一年,咯咯拿出了全副精力学习。高一时因为是外校考入这所私立一贯高中的,咯咯明显用了一年来调整自己。高一期间他的精力放在网球部活动上,也放在了适应新环境中。一年下来,他所在的国立大学文科班同学们给他来了一个下马威,让他发现初中时自己在班级里被称为的“优秀”,来到这里其实是很平常的。一年级期末考试后,咯咯只考了班级的中间程度,这无疑对他是个打击。

二年级时咯咯发力了。虽然咯咯也承认,如果一年级时学习就这么认真的话,可能成绩还会更好,好在高二,正合适努力!这一年咯咯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闷头学习,终于在期末考试时进入了他的初期目标前十名。开家长会时,老师见到我第一句就是:这一年咯咯拼得不错啊。原来你的努力,老师都是看得到的。

咯咯有个理想,希望将来能够当一名教师。因此,他希望能考入一所国立大学的教育学院。至于为什么想当一名老师?咯咯说,因为自己的初中时代非常快乐,而初中的班主任老师给了自己很大影响。当然,在东京地区,考进一所国立大学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不过,没有难度的理想,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动力。四月开始,咯咯将成为高三生,我们从心里支持咯咯朝着他的理想努力奋发!

咯咯所在的高中,虽名义上是一所男女“共学”校,但男女生同校不同班,甚至同校不同楼,只可远观而不可“携玩”。在日本,国立或私立的名门校,诸如东京最有名的国立“筑驹”或私立“开成”等都是有名的男校,他们的东大升学率通常会达到百分之五六十,也有东京大学升学率很高的“樱荫”等著名女校。而这些男校女校的共同特征,恐怕就是彻底贯彻男女有别,让孩子们能够在学习期间尽量不受性别影响,集中精力全部放到学习上。近年来,随着时代变迁,一些私立学校也开始办“男女共学”,诸如咯咯所在高中就是这样,同一所学校既招男生也招女生。尽管如此,这种“男女共学”因为同校不同班,因此日常校园生活中除了体育部活动以外,大部分时间是很难有机会接触到的。好在咯咯上了高中以后,据说几个活动部的女生后辈对咯咯也相当追捧。一段时间内,音乐和网球仍将是陪伴咯咯高中生活的副歌吧。

title

镰仓江之岛电车和镰仓文学馆

咯咯的另一部分青春体验,就应该是修学旅行了。修学旅行是日本文部科学省的“学习指导要领”中规定的“特殊活动”之一,这种最早开始于1886年东京师范学校(现在的筑波大学)实行的“千叶銚子方面十二天学生长途远足”的教育活动,如今在日本各阶段教育中都显得举足轻重。咯咯的高中每年也会组织高中二年级学生去加拿大修学旅行。日本有句俗话,叫做“如果爱孩子,就让他们去旅行吧”。言外之意,通过旅行可以让孩子长见识,增加见闻。只可惜的是,疫情以来,咯咯的学校不用说加拿大,今年从十天加拿大游学改成五天国内旅行的计划,也最终因“奥密克戎”的泛滥而被迫改成了县内镰仓一日游。还好,总算没有被完全取消。要知道,据今年二月统计,已经有三成的学校因疫情取消了修学旅行。

title

湘南海岸留下的同学少年背影

咯咯学校的镰仓一日游,是事先自己约定好四五个人一组,然后按学校要求在镰仓某车站集合登记后自由行动。只要是镰仓市内,在规定时间内去哪里都可以,最后在傍晚规定时间集合登记解散,就算完成了这次修学旅行。镰仓里横滨比较近,孩子们也曾去过多次。因此,这计划听起来有点索然无味。但咯咯们适逢青春,担心五个年轻人在一起会索然无味,那就是杞人忧天。当天,咯咯一行五人一大早五点出发,先是一起去早餐店吃了早餐,然后从江之岛到水族馆,从镰仓大佛到镰仓文学馆,当然也不忘去《灌篮高手》的圣地打卡,一路观光学习兼吃喝玩乐,看到咯咯发来的照片和视频,我不禁为他们喝彩。因为我看到,青春应有的样子,在他们身上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三) 写在专栏最后

从2018年开始,因有缘遇到《客观日本》曹晖主编,使我有机会开始撰写“东瀛育儿记”这个系列,一边记录孩子们的成长,一边向中国读者介绍和展示日本社会的中小学教育情况。从第一篇起转眼间已经过了四年,这个专栏也写了四十期了。期间,得到了很多国内和在日华人读者的关注和支持,我感到非常高兴。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值《客观日本》栏目调整,本文便成为了这个专栏的最后一期。

在这里,我要衷心感谢日本国立研究开发法人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亚洲太平洋综合研究中心(APRC)主办的《客观日本》这个倾力于中日交流的优秀平台,也要感谢编辑部长期以来对我的指导、帮助和包容,更要感谢四年来不离不弃的“东瀛育儿记”热心的读者。不少读者朋友听说本专栏将迎来最后一期,都表示深感遗憾,表示通过这个窗口,看到了日本中小学教育的方方面面,看到了日本与中国社会教育的各种形形色色的不同。如果过去四年中这个专栏对大家能够有一点启迪,触发了您的一点思考,我将感到不胜欣慰和荣幸。同时,也衷心感谢很多读者在留言处为本专栏留言,因是投稿形式,故不能一一回复,在此一并请多多见谅。感谢大家四年来的亲密陪伴,我才得以乐不思蜀地坚持笔耕不辍走到今天。

四年中,世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疫情长久蔓延,中美关系似乎直接影响了中日关系,如今俄乌战争也直接影响东亚乃至世界格局。

在这样一个不再安全、不在祥和的世界,父母该如何教育孩子做一个正直诚实的人?如何教育孩子们在信息泛滥的时代学会调查多方信息并从中做出客观判断?孩子们将要面对的未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等等这一切无疑有太多不安因素。相信不仅是我,所有在日本、在中国正在教育下一代的父母亲们,都会面临同样的难题。在国家之间的对抗和撕裂变得越来越现实的世界,作为父母亲,我们要拥有一颗慧眼和慧心,保护好孩子们的心灵,这也许比任何时代都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又想起那句“育儿就是育己”的日语,衷心希望自己能够在陪同孩子们的成长的过程中,也变得越来越聪慧,越来越成熟和坚强。

最后,我想将嘀嘀学校毕业典礼上唱给伙伴们的一首日语歌送给大家以作告别。再次衷心感谢所有支持本专栏的读者,再次感谢在这个时代我们的相遇。祝大家快乐平安,和幸福!

朋 友

----致离别出发之际

朋友,你现在正仰望的天空,是什么颜色
朋友,我们能做的事,也许很有限
这是一次没有确切答案的旅程
在你心灵摇摆踌躇的时候
希望你能感受,有一个支持你的声音
就在你身边

朋友,无论前进的路上等待你的是什么
请你想起这首连结我们的歌

没有人知道明天的方向
但请你把那个约定
那个风中摇曳的花一样、彼此确认过的约定
放在胸中,一直向前走

理想很远,没有尽头,我们要坚强地奔向新旅程
朋友啊,再会;朋友啊,谢谢
直到我们再聚首
朋友啊,我们仰望的天空无限延伸
在这灿烂的天空下
我们的心,彼此相连

文:王景贤
2022年3月20日完稿于横滨萌野斋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