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野依良治的视点】对研究及研究人员的评价:评价是主观的

2021年07月21日 高等教育

更多请看: “野依良治的视点”专辑

2017年7月20日

评价必有目的

评价的目的在于维持和提高人或物的价值,以及社会或组织的活动质量。评价的角度和方法是多样的,评价的结果也是评价者意思的体现。世上有很多褒奖制度,评审时会反复确认理念,授奖理由中也包含着这种想法。无目的的评价只会让人疲惫,无用甚至有害。

从本质上来讲,人是为了度过美好的人生、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进行研究的,并不是为了得到他人的高度评价而被动地工作的。健全的评价制度能够培养有为的人才,促进学术和科技发展。虽然简单说都是评价,但通过将评价对象分为论文、整体研究或者研究人员,评价的角度会大不相同。组织活动的质量也不能单纯通过个体的总和或平均来表示。评价行为和方法会影响被评价者的行为准则,因此评价者不能只追求评价的便利性或形式上的透明性,还必须对结论的正当性负责。

与奥运会等运动比赛的表彰不同,对研究的评价应更加慎重。评价是社会伦理(而非法律)问题,其基础不仅涉及职业制度,还涉及STEM(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

科学是客观的,评价是主观的

科学是客观的。然而,由人来进行的对评价的研究,则是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主观行为,不可能是客观的。军事研究、企业研究和医药研究等都设定了各自的特定目标,往往是以组织整体的完成度来作为衡量标准的。但是,与文学、哲学和艺术一样,对这些精神性较强的学术研究进行的评价在本质上则是不同的。是由研究由背景各不相同的个人自律地根据多样性的内在动机、目标和实践方法来进行的。应该要做到个人意志的推进不受外部评价干扰,学术界应该具备自治能力,在多种领域坚持固有的价值观。综合性价值判断与对某些成果的有限项目进行单纯分析和测量不同,不仅仅是评价的对象,注重那些要素,不可避免地会明显取决于评价者的价值观。

科学的世界广阔无垠,各种优秀的研究成果层出不穷。持续了一个多世纪的诺贝尔奖就是由瑞典财团委托评选委员会的专家委员们根据主观判断进行选择的结果。虽然并非随意选择,会经过反复讨论,但授奖对象大体上都是基于西欧的普遍价值观评选出来的,仅限于那些委员会成员能够充分理解和接受的成果。文学奖及和平奖最为典型,科学奖基本上也同样,不仅仅是授奖内容,每个奖项最多3人的获奖者也是主观选择的结果。

开发出白喉疫苗的法国微生物学家加斯顿·雷蒙(Gaston Ramon,1886-1963)曾被提名诺贝尔奖155次,但始终未能获奖。此外,提出了目前全世界的学生都会在化学课上学习的有机化学反应原理的英国人克里斯托夫·英果尔德(Christopher Ingold,1893-1970)也被多人推荐,但同样没能获奖。据说是因为他撰写的理论化学论文未被诺奖委员会认可的结果。日本的研究人员拥有与西欧不同的文化背景。在高扬的东方思想下培育出来的、超越了评选委员价值观的伟大成果或许就会被排斥在授奖对象外。研究人员不应迎合这种风潮。

研究需要智慧和敏感性,但业绩评价可能还会反映出一个人的个性。学术界的很多研究从制定计划到发表论文全部交由研究人员负责,因此主观评价最终也是由自己来完成的。年轻的研究人员哪怕一生能做一回也好,以“体现真我”的气概拿出作品迈步前行。只有这样人生才不会留下遗憾。

我长期从事化学研究,获得了来自很多方面的表彰,虽然很荣幸但我时刻要求自己反躬自省。当然,我对自己的一些研究成果也有感到自豪的,还有一些别人未注意到的充满回忆的小插曲。但回过头来仔细一想,发现很多事情都令自己感到惭愧。自己更应该像美术、工艺和音乐领域的大师那样,只发表自己满意的作品。

培养评价创造性的洞察力

人的一生是在接触各种不同的精神理念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长期以来,我们都是凭借经验对人物进行综合判断,或者在实际接触的过程中,通过自己被磨练过的五感来做判断的。这样做出的评价大体来说是正确的。现在,不具备批判精神,仅仅依赖数字,能够毫不动摇地判别创造力吗?如果评价真的有必要,那么科学界应该培养能探求本质且符合时代的洞察力。正统的权威与偶然的权力应该是不一样的。如果讨厌被人评价,自己也避免去评价周围的人,那么前人建立起来的知识世界必将变成一个没有人类智慧的无机空洞。

需要补充的是,“评价研究人员”的标准不只是研究论文,希望还能参考其对学术界做出的广泛贡献。包括获奖经历、受到国内外主要学会的邀请、担任过国际学术期刊的编辑委员、为国际联合活动和合作组织所作的贡献,年长者还应该参考其在大学等发表的纪念演讲、收到的知名的冠名讲座的邀请、被授予的名誉学位和名誉教授称号,以及获得过国内外科学院委员提名等。我认为综合评价不仅仅是对研究成果进行评价,其中还包括对人品以及平时的言行举止的评判。当然这也是极其主观的。

文:野依 良治(JST研究开发战略中心主任、200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翻译编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