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DX的普及依赖于领导的统率力

2022年03月14日

电子产品的变迁与我的DX(数字化转型)

我出生于1954年,今年67岁。1973年在大学土木工程专业读大二时,买了夏普新上市的可以计算函数的计算器,用它取代了计算尺。

步入社会后也是用计算器进行各种计算或报价。手写文件不久后随着文字处理机的出现而改变。我喜欢使用富士通的OASYS Lite,用文字处理机做好企划书后再用复印机大量打印。彩色打印和正反面打印都是之后的事。

1991年,我当选为静冈县议会议员。为管理众多后援会成员的名单及填写收件姓名和地址等,雇了一位事务员来负责输入和打印。当时流行的是NEC的PC98,我也试着用过,但没能熟练掌握。

1993年Windows3.1上市。点击应用程序打开软件是一项划时代的壮举。我当时购买了康柏电脑公司推出的配备Windows3.1的笔记本电脑。之后系统逐渐升级为Windows95、97、2000,现在已经是Windows11。

开始通过自己的主页和邮件杂志发布信息也是在有了Windows之后。现在的信息传播工具变成了Facebook、Instagram、推特和微信。

我成为县议会议员并开始接触个人电脑和互联网时认为,利用这种最新的双向通信方式应该可以实现“出色的政治”。在县议会时代,除个人主页外,我还定期发布博客。那些内容目前仍然可以浏览。1999年前后开通的主页以及2002年前后开通的博客和旧主页也被保留了下来,因此还可以浏览。现在的主页虽然在我卸任市长职务后修改过一次,但旧的主页仍然可以浏览。目前我使用Facebook发布信息,跟大家的交流则使用SM、邮件、Messenger、Line和微信等。

title

我的主页 nishihara-shigeki.com

中国的先进数字社会

我从1990年代开始一直在与中国进行交流。中国的制造业和社会基础设施以惊人的速度实现了发展,从2010年代前后开始,IT信息社会的发展更加惊人。大约4年前,我在上海生活了2个月。由于人们大多都不再使用纸币,而是用手机进行支付,我也在当地开了个银行账户,买了部手机。从此可以与中国人一样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付款。

移动支付与日本的便利店一样,都是读取二维码付款,但可以相互读取对方手机屏幕上的二维码,个人之间也能进行支付的方式让我感到很惊讶。

在以前的中国,纸币经常很脏,还有假币,而且担心被偷,而电子货币解决了所有这些问题。

中国的身份证可以关联个人信息、银行账户、保险卡以及购物记录和移动轨迹,配合街上设置的无数监控摄像头等,将中国变成了“不能做坏事”的安全管理社会。虽然政府可以掌握全部的个人信息,但对国民来说,“可以与任何人交谈(因为话费便宜)”、“可以去任何地方(因为地铁公交票价便宜)”、“不必担心食物(因为餐费便宜)”似乎就是最好的。

中国最近两年,在防疫措施中导入了“健康码”,乘坐地铁和公交,以及去公司和餐厅时都需要出示。与在现实生活中发挥作用的“健康码”相比,日本的非接触式APP COCOA饱受批评,两国在软件应用技术方面的差距一目了然。

其实日本很久以前就确立了这种软件技术,但因为有《个人信息保护法》和保护既得权益的各种法规等,未能在国内应用这项技术。这一点非常遗憾。

title

东京永旺对应的支付方式(照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语音聊天SNS Clubhouse的魅力!

一部小小的智能手机化身为戏剧性的剧场。

Clubhouse是美国企业提供的语音聊天SNS应用。

日本于2020年12月引进。

疫情期间在线开远程会议等时使用Zoom。Zoom采用视频连线方式,也可以共享资料。因此需要穿着得体,女性还需要化妆。而Clubhouse就像边听广播边电话连线一样。虽然开会时无法共享图片和照片,但光凭语音交流就可以充分传达信息。Clubhouse可以像广播一样聆听和讲话,非常有趣,受到了广泛的关注。而且采用“邀请制”,“只有少数人在使用”的优越性也起到了帮助作用,2月份明星艺人和政治家等也纷纷加入,掀起了一股热潮。我也是从那时开始使用的。最初只有iPhone能用,不过从6月份开始Android系统也可以使用了。后来取消了邀请制,本以为会进一步普及,但最近感受不到以前那种热度了。

除了“提供让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轻松交流的场所”这一概念外,Clubhouse吸引我的地方还包括可以与朋友和陌生人像收听广播一样进行交流,以及可以中途轻松加入交流的服务。

我着眼于这一点,每周六的7点半至8点半都会与周边的岛田市市长染谷、牧之原市市长杉本、菊川市市长长谷川、挂川市市长久保田和磐田市市长草地在Clubhouse交流一个小时。上半场由市长们谈论一下“今早的新闻”或者“市长感想”等,下半场则交给当天邀请的嘉宾。我是制作人兼导演兼MC。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坚持了10个月。去年年底跟市长们商量“今后该怎么办?”时,大家一致表示:“虽然每周都连线很辛苦,但市长之间可以相互交流信息,最重要的是有很多人期待着听大家交流”,于是决定坚持到6月底。

title

5位市长每周在Clubhouse连线(智能手机画面)

截至目前,政令市的滨松市长以及国会议员等很多领域的人都作为嘉宾参加过连线。

Clubhouse最初规定的“禁止录音”等规则后来被取消,还增加了回放功能,非常方便。不过,市长们都表示“想自由地发言,希望不要录音”,因此每周六早上的Clubhouse关闭了回放功能。

市长,而且是5位市长每周六早上用一个小时的时间交流信息的地区恐怕在全日本乃至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处。抱着轻松的心态开始使用的Clubhouse成了利用DX的一个非常好的案例。

我相信,飞速发展的DX,无疑将改善和丰富我们的生活。另一方面,必须确保国民之间不会因为收入、居住地区和各种条件而产生差异。作为可以轻松讲述和聆听自己或别人的困扰、烦恼和课题的平台,需要完善SNS的功能。地方政府和企业都在强调DX的必要性,但关键在于高层需要自己亲自使用!

文:西原茂树,MIJBC理事长
翻译编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