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寄语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期待为解决问题相互学习

2022年01月31日

首先,祝各位读者,新年快乐!

春节将于2月1日到来,北京冬奥会也将于2月4日开始,喜庆的事情接连不断。

然而,奥密克戎正在全球肆虐,无论日本还是中国都处于高度戒备的紧张状态,虽然是在疫情之中举办,但正如2020年东京奥运会成功举办一样,衷心期待北京冬奥会也能大获成功。

title

日本新年时供奉给神灵的年糕,2022年是虎年,所以还有老虎的装饰(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今年是虎年。在日本,有很多从中国流传过来的关于老虎的典故和谚语,因此笔者试着用“老虎的典故”将现在的日本串联了起来。

日本在基础技术上拥有丰富的人力资源。以人才(虎子)为武器(虎卷),凭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和“虎行千里必凯旋”的精神,奋发图强成为了世界强国。各国都对世界第一的位子“虎视眈眈”。为了不被视为“纸老虎”,也为了不“踩到老虎的尾巴”,包括解决环境问题等在内,日本正努力致力于世界和平与共存共荣,希望能得到“虎死留皮,人死留名”的评价。

老虎是权威和力量的象征,因此笔者多少有点担心,虎年可能不会太平静,但我们还是要努力解决国家、地区、公司和家庭的各类问题。

很多人觉得,世界上的问题就交给政府去解决,但事实上,解决方案就存在于现场或当地。笔者将从凡事当做自己的事情来处理的角度出发,分数次就其中一些问题进行讨论。

首先来谈一谈开放式创新。

笔者3年前访问过深圳。目的是了解中国年轻人创业最前沿的情况。在那里走访了几家初创企业,听到好几个人说:“硅谷是给人梦想的地方,但深圳是实现梦想的地方。”

占全球无人机市场70%份额的大疆公司就在深圳。虽然真假无从分辨,但下面是他们告诉笔者的。

深圳是中国政府在推进改革开放中最早成立的经济特区,新的产业和金融迅速发展。例如,日本目前仍在使用的传真机和复印机在中国已经过时不再使用。所以,制造这些产品的企业被迫转型。

被看好的是无人机行业。现有的部件和技术可以马上派上用场,因此多家公司争相开发。大家虽然都在独立开发,但也没有忘记共享信息。彼此会相互交流,当发现别人开发出优秀的技术时,就会停止自己的开发,收购别人的技术,不会进行多余的开发投资。通过相互共享最好的技术、服务和投资,彼此的利益都可以最大化,这就是开放式创新。另外,由于是中小型初创企业,虽然自身只能进行小批量生产,但只要有订单,即使数量超过自身能力几十倍也会接单。因为接单之后可以再去寻找能制造的企业和工厂。这也是开放式创新。笔者从中看到了中国的力量之源。

在日本,汽车等领域存在多层分包的关系。构成分包体系后的良好合作关系其优点是,制造商可以确保品质和价格的稳定供应,而承包商也能安心等待工作的到来。另一方面,承包商收到的要求是“按照图纸低成本制造”,但未被要求进行技术创新。因此他们通常不会产生亲自挑战新领域的想法。

title

汽车研发也是开放式创新

笔者还走访了汽车制造商比亚迪公司。比亚迪是从电池制造商转型做汽车的,如今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生产商。在工厂里,相关人员详细介绍了该公司的制造技术和笔者觉得可能已经涉及商业秘密的内容。最后还让笔者进行了试驾。

同行的日本企业的技术人员吃惊地表示:“这是日本的车企难以想象的。我们必须学习这种面向所有人公开,大家通过相互学习来提高技术的开放式创新”,这些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这些企业全部以年轻人为核心。

我们考察团的成员都是55岁至60多岁的人,但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负责接待我们介绍情况的都是20至30多岁的年轻人。去上海参观中国最大的旅游公司携程时,接待的我们的也是20多岁的年轻人。他说:“我们公司没有年龄大的人,(年龄大了以后)大家都辞职了”,笔者没能继续追问更多的问题。

title

考察团成员在携程总部前的合影,平均年龄为60岁

此行让我们看到了日本的不足,还有一点笔者也想提一下。

那就是日本现在忽视了科技领域的基础研究。稍微回顾一下过去就知道,战前日本有理化学研究所。在该研究所向基础和应用方面的科技研究投入了大量资金。资金来自研究所自己成立的公司,公司从事制造和销售,然后将利润用作包括人才等在内的研究经费。该企业集团在日本的财团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在战后被解散了。理化学研究所本身虽然被保留了下来,但运营费用改由国家的税金来承担。在战前,包括基础研究在内,企业为推进技术开发都非常重视研究所,纷纷向人才和设备进行了投资。但在泡沫经济破灭后开始的“选择与集中”制度下,受股东追求短期利益的潮流影响,企业研究所逐渐衰落。这种时候本应寄希望于国家对科技振兴的支援,但国家层面居然出现了“当第二有何不行”的、忽视国家科技振兴的倾向。如果我们现在再不反思,那就太迟了。

基础研究自不必说,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随着汽车的电动化,制造业正被迫进行的大转型。

据统计,汽车产业在日本创造了550万个工作岗位,但电动车的部件数量由汽油车的3万个减至约2万个,随着“电动化”的发展,制造发动机部件的中小企业无论业务还是工作岗位都会减少。

中小企业为避免破产,必须利用“既有技术”开发和制造包括电动车在内的新一代汽车使用的部件来谋求生存。

通过利用当地中小企业的“既有技术”制造新一代汽车使用的部件来振兴新一代汽车产业的动向正在加速。

静冈县是铃木和雅马哈等汽车制造蓬勃发展的地区,滨松市的新一代汽车中心正积极采取对策应对电动化。

为了应对新一代汽车(CASE),包括向电动汽车的转型,应对新冠疫情(与病毒共存和后疫情时代)对策、推进数字化制造业,以及应对碳中和(推进电动化)等课题,中小企业正在搭建平台,相互进行技术合作,探索未来的生存方式。

中国向电动汽车和数字化方向的转变可以与日本的创新中心产生紧密联系。

笔者期待,我们在这些领域,两国的企业和大学相互支援的关系能进一步发展。

文:西原茂树,MIJBC理事长
翻译编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