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绿色支援队(2)

2012年12月17日 科技交流

苦难的挑战

远山在库布其沙漠的恩格贝开始植树造林已经有20余年,沙漠中白杨树林随处可见。树林的周边草木丛生,有些已成为农田,绿色的大地开始复苏。种植树木后砂子就不再活动,据说地方政府又调用飞机播撒了大量草种,这些草种如燎原之火迅速发芽生长。这样,生态系统开始恢复,蝴蝶成群,蜥蜴在地上爬,兔子快速繁殖,简直快要成为害獣了。燕子、喜鹊、翠鸟也开始飞来过冬。高粱、青菜、番茄等粮食和蔬菜也获得了良好收成。将独自生长在沙漠断崖背阴处的蘑菇做成菜,竟然是意外的美味。

生长在断崖上的蘑菇

1991年,远山正瑛与鄂尔多斯克什米尔工厂主的儿子,与他年龄相差一半的王明海共同创立了面积2万公顷的“恩格贝远山正瑛绿化示范区”。到今天为止,约有600队员,11,000多人利用日本政府的筹款以及一般市民的捐赠,在示范区种植了330万多棵白杨树苗。

远山开始在恩格贝植树造林以前,即20年前的1972年,在腾格里沙漠创立“沙坡头近代化葡萄园”,成功之前饱尝了艰辛的劳动。远山一个人住的砖造研究室,就建在黄河河边的断崖上。率视察队到现场考察的时候,因为金钱问题与当地人发生矛盾,“有好几次都想从这个断崖上跳到黄河里我就一了百了了”,远山含泪小声对我说。这个场景我至今也无法忘怀。听说那次问题在立正佼成会的协助下解决了。

远山正瑛与王明海

沙坡头项目开始后,沙漠绿化的想法在全中国各大报纸上登载,各地小学的孩子们收集了很多种子。但是,尽管在沙漠种了很多种子,砂子一动就无法生长了,好不容易发了芽又很快就被放牧的羊吃掉,最终以失败告终。

尽管这样,远山仍然继续研究,终于找到了可以在干燥与零下30度的寒冷环境下生存的白杨树树种。此后,在毛乌素沙漠首次推进白杨树植树造林。但是当时也是屡受挫折,就在最困难的时候,受到丰田财团的支援,终于成功完成植树造林项目。现在,当时的植树基地得到扩大,成为内蒙古大学沙漠沙地研究基地。数十年后,到了重新开始种植的时候,远山抱着已经长到15米高的白杨树说道:“父母不在树木也一样地生长啊”。

沙漠绿化之父

通过日本人志愿者队与国际志愿者基金、日本政府的筹金以及日本企业、一般市民的捐款,当地作业人员一共种植了150多万颗树苗。2万公顷的荒漠,白杨树林随处可见,森林中比处于烈日暴晒下的沙漠气温要低10度左右,这片土地上的生态已出现唤云呼雨的迹象。昔日沙漠的影子逐渐淡漠,以至于初次到现场的队员惊呼:“沙漠在哪里啊?”

过去,只有数十户人家居住的这片区域现在恐怕住有一千多人,在发展农、林、畜牧业的同时又很快开始发展观光旅游业,在感叹发展速度之快的同时,我们又希望发展的欲望不要再次招致沙漠化。我们恳望中国的民众不要忘记这片土地是在超过1万人的日本志愿者和日本政府、企业的支援下才恢复到现在的。

1991年,作为沙漠绿化的先驱来到恩格贝的远山,在13年后的2004年2月27日,以97岁的高龄与世长辞。中国中央政府授予远山“沙漠绿化之父”的光荣称号,并在当地建造了与远山等身大的铜像。

与远山正瑛翁体形等比的铜像

防治飞沙的最佳方案是栽种白杨树树林

在沙漠和沙地进行绿化造林,一定要知道地区气候和土壤的特性,发现能够适应生长的为数不多的树种。可以取这个树的树种制作实验培育的苗床。另一个方法就是用“插枝”培育这颗树的克隆树苗。完全没有办法的时候可以分析树木或者散落在土壤的花粉来推知树种,并寻找现存树木,使其子孙复活,也可以应用到植树造林。

恩格贝植树造林中用的最多的就是通称为白杨树的新疆白杨和小叶白杨。白杨树有100多个种类,原产地在欧洲,中国有50种和30个变种,其它还有杂交种(注2)。其中,制作树木的幼苗(注3)是最好的,但是以防止飞沙为目的的植树造林需要大量的树苗,我们就采集成年树木的小枝培育“插枝树苗”。这也成为当地人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达到防止飞沙的目的之后,必须混植幼树苗。单靠克隆种树的话,一旦发生病害就会枯死,并且还有可能发生森林火灾的危险。

裸露在沙漠表层的砂,每年以50厘米~1米的速度移动。因此在恩格贝植树造林时,我们要挖近1米深的坑,种植经过2~3年培育、高2~2.5米的树苗。这样,即使砂移动50厘米露出树根,而白杨树一年就能生长1米左右,侧根生长5~10米以上,直根更会向地下深处生长,不会被吹倒。最重要是浇水,如果在种植后的一段时间和种植后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完全没有降雨,那么就要在1~2周内浇水1~2次。植树造林首先要固根,让树根生长牢固是最重要的。如果每天都浇水的话,树苗的根就无法生长。虽然每隔数年就会有一次近半年不降雨的大旱,但是树根的长度超过20米的话,树木就不会枯死。

恩格贝远山正瑛绿化示范区

文/泽井敏郎(NGO绿色支援队关西泽井队代表)

 

注2:引自中国科学院兰州沙漠研究所编辑、原高知大学教授德冈正三的解说。

注3:幼苗是由种子发芽成长的树苗。因为DNA个体互有不同,因此生存能力也较强。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