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绿色支援队(3)

2012年12月17日 科技交流

NGO绿色绿色支援队关西泽井队始末

关西泽井队(N.GKS)设立后,于第二年的1999年5月组成第一次组队。在N.GKS作为据点的京都,当地报纸京都报用了近半张版面报道了“防止中国内蒙古沙漠化!呼吁参加绿色支援队,GW(黄金周)参加植树造林之旅”,当地广播也进行了播报,引起很大反响。当天就有5~60件申请和咨询,第一次组队的队员定为37人。

2003年的第五次组队本来决定有41人参加,但是由于非典的影响中断。作为替代,我们紧急组编了热带林考察学习队。之所以组成热带林考察学习队,是因为1972年我曾视察东马来西亚的婆罗洲岛砂拉越地区的原生林,当时得到当地森林公社的协助,与18名队员一起在热带疏林种植了100棵龙脑树树苗。通过这次经验让我懂得沙漠的植树造林很重要,热带林的再生同样是非常重要的。此后9年间,我们到包括巴西、亚马逊河下游流域的3处热带雨林共进行了9次植树造林活动。在婆罗洲的植树造林地,日本国旗、马来西亚国旗、砂拉越州州旗飘扬在旗杆上方,这是当地人对我们植树造林行动表示的敬意和感谢之心,这让我们比什么都高兴。

在中国,我们访问小学和孩子们进行交流,在马来西亚、巴西和蒙古,每次都与当地的中小学生一起植树。我们送给孩子们印刷了该国标志的T恤衫作礼物,孩子们则穿着T恤衫,兴高采烈地参加我们的植树活动。

2013年是我进行沙漠绿化活动20年,N.GKS创立15周年,进行热带林植树造林10周年。N.GKS以“通过植树造林了解该国文化”,“让世界上的孩子们都培养种植树木之心的实践队”为基本理念,将100%自己负担的植树造林之旅继续至今。关于树苗等诸多经费的一部分,也有接受赞助的情况,但原则上是自己筹集资金,会员从公司报销出差费用参加植树造林之旅是不允许的。绿化与国境、意识形态和宗教都没有关系,我们是在基本理念的基础上怀着自豪之心开展活动的。

泽井队的植树造林

         (左上至下)

          1994年的恩格贝

          2004年第7次泽井队的进行植树造林,挖一米左右的深坑种植树苗

          植树后2个月左右树木开始发芽

          用砂写出“泽井队”三个字留影纪念

          (右上至下)

          1996年已经长得像白杨树了

          2000年,成长第4年进行修剪作业

          同年,泽井队在修剪成长6年的树林

          2004年,经过4年白杨树已经长得高大繁茂

中国沙漠绿化活动今后的课题

1993年第一次组队种植了1,300棵树苗。第二次组队以后,造林数量减半,对生长了4~5年的白杨树进行取蘖枝(注4)、修剪、剪枝、间伐等育林作业。N.GKS已经向造林地区赠送了50把高级修剪工具。

最近10年,育林作业进行迟缓,变得马马虎虎了。远山去世,王明海也离开了当地,现在的造林地归在以“禁止伐木”为方针的地方政府的管理下。这样的话,进行间伐作业砍伐原来的树木时就要一一进行申报,对植树后的育林工作造成很大障碍。虽然中国政府已经逐渐理解了植树造林的重要性,在“西部大开发项目”中投资数百亿元到植树造林中,但是如果育林思想跟不上的话就会严重影响其效果。

可以举一个具体例子,在开始进行恩格贝植树造林的1991年,通过华道草月会捐赠种植的数千棵白杨树森林在开始的10年间,充分进行了育林作业,树木生长的非常顺利,地表有了腐叶土,还看到了蚁冢。但是到了最近10年,由于没有进行第二次和第三次的间伐,白杨树只是在长高,上层已经失去了精气,整体上不能说是健全的森林。间伐的木材卖掉可以得到资金,这样作为经济林资金的循环就变为可能了。只要留下健康树木,每次间伐四分之一,最终能够得到优质的木材。再过10年就能成长为直径30厘米以上,树高20米以上的真正的白杨树森林。如果不及时进行间伐的话,或者会因为虫害,使树木集体枯死,或者发生森林火灾使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变回原来的沙漠。

恩格贝当地发行的50页季刊机关刊物“恩格贝ENGEBEI”,我们看到过好几本,在2012年4月号上登载了当时国家主席江泽民与远山握手的照片和关于远山足迹的记事,占了3个版面。日本人志愿队的植树造林景象、记事则没有看到。另外,因为有很多中国观光客到来,当地还制作了特制的恩格贝扑克牌,53张扑克牌上印着不同的图案,其中两张印了远山的照片和日本植树造林队植树的照片,其它大部分都是当地的建筑物和风景,还有留着汗水运送树苗的农民以及挖好1米深的坑种植一棵棵树苗的日本人志愿者队等等,遗憾的是没有说明日本志愿队不求回报,千里迢迢、自费与当地农民一起进行沙漠绿化的过程。对于沙漠中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美丽的绿色观光地,不能说当地人民真正理解了。

鸟兰乡小学校受到孩子们欢迎的泽井队

成长的白杨树林

        1991年种植的白杨树到1994年已经成长为小树林,1996年成为森林,第二年进行了间伐、枝剪,到1999年已经成为可以在树荫下休息的森林了。2004年是这片森林最繁茂的时期,其后间伐作业变得困难,到了2010年,因为迟迟没有进行间伐森林失去了精气。

白杨树的树荫下

        2010年,为了种植树苗而挖树坑的第14次泽井队

        2006年种植的白杨树(2008年拍摄)

        2010年,在6年前种植的白杨树林树荫下休息

        大雨冲走了树根部大约50厘米的泥土,但是侧根伸展到10米以上的白杨树却没有倒下。

1990年代,为了实现远山的抱负,东城宪治、原锐次郎、落合英治、吉成诚美等众多青年都在当地长期逗留,奉献了他们的美好青春,我想向他们表达深深的敬意和诚挚的谢意。另外,也真切祝愿在将来,恩格贝绿地能够成长为可以自然更新的繁茂森林。

最后,我们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的指导老师们希望对中国政府传达育林思想的重要性,也希望将培育经济林的思想传承给后代。

文/泽井敏郎(NGO绿色支援队关西泽井队代表)

注4:“蘖”指砍伐过后从树木的根部生出的芽。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