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访原中国科学技术馆馆长李象益教授

2012年02月11日 科技交流

人物简介

李象益:国际博物馆会议执行协议会委员、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名誉理事、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市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顾问。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1961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其后于该大学从事喷气式发动机的研究。1981年任中国科学技术馆副馆长。1991年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普部部长。1995年任中国科学技术馆馆长。2001年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会长。2004年任国际博物馆会议执行协议会委员。

2009年7月15日下午,在日本科学未来馆的未来CAN大厅内,召开了以“构建科学交流网络”为题的研讨会。原中国科学技术馆馆长李象益教授应日本科学未来馆毛利卫馆长邀请,发表了以“中国科学技术馆事业的发展与实践”为题的演讲。演讲后,李教授接受了独立行政法人科学技术振兴机构中国综合研究中心参事细川洋治的采访,就中国的科技馆建设谈了自己的看法。

 细川:听完您的精彩演讲,确实很受感动。非常感谢。我希望将演讲内容介绍给广大的日本人,在此采访一下您。我想问一下自己尤其关心的三点问题。首先,我觉得中国的科技馆正在以势不可挡的劲头成长。对此我很震惊,感到其建设速度远胜于日本。为什么中国科学技术馆和有关中国科学技术的普及与启发活动能够获得迅速发展?李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

 李:我常年从事科技馆和博物馆的工作,能得到这样一个将自己有限的经验介绍给日本读者的机会,我感到非常高兴。

最近、尤其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科技馆作为新的社会教育方法和社会公益事业,取得了迅速发展。发展的第一原因,在于中国政府的有力支持。中国政府在2002年制定了《科学普及法》,并相继发布了《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2006年)、《关于加强国家科普能力建设的若干意见》(2007年)以及《科普基础设施发展规划》(2008-2015年)。这些计划是科普活动的指针,设定了明确的目标。例如,《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明确要求:①各省会城市、自治区首府至少拥有1座大中型科技馆;②人口达100万人以上的城市至少拥有1座科技类博物馆;③年内总计可接纳5,000万人次参观者。

此外,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作为社会组织,在推动和指导全国科技馆的建设和发展方面发挥着重要的社会作用。而且,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不仅与政府部门共同制定《科学技术馆建设标准》等相关政策,实施《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还在各个方面予以支持。这些方面包括:推进并运营全国科技馆举办的活动,研究旨在发展科技类博物馆的对策,加强各领域科技博物馆的发展,协助监管全国科普设施的成长状况,等等。

有了这种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进行合作的体制,组织上也得到了保障。当然,筹集资金也比较容易。科技类博物馆的绝大部分建设费用依靠国家预算拨款。目前,由于世界经济整体不景气,很多国家在诸如博物馆和科技馆等非营利事业的开展上受到很大影响,但中国几乎没有受到影响,依然按照原计划切实推进。我认为在今后几年内,将新设近100座科技馆,中国将迎来科技馆事业的鼎盛时期。

另一方面,科技中心和科技馆不仅沿袭了20世纪以来的博物馆成长方式,而且站在新的视角上进行发展。力求以科学教育的先进理念为基础,迎合社会需求,将科学和知识融入娱乐中。许多企业、研究所及大学比较关心科技馆相关事业的改革创新,对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展示研究成果的方法抱有兴趣,并已成为支持科技中心和科技馆工作的阶层。现在,前来科技中心和科技馆的参观人数比以往的博物馆多了许多。我觉得,以上是中国的科技馆能够取得迅速发展的重要因素。

 细川:明白了,非常感谢!谈谈下一个问题。当时以您为中心,对科技馆的展示内容进行了各种精心设计和安排。那么是基于何种理念、进行了怎样的设计和安排呢?

 李:关于科技馆的建设,我们是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换言之,改革创新是建设和发展科技馆的精神基础。有三点需要注意,一是提高理念,二是重视创新,三是可持续发展。要推进科技馆的创新和构建,必须将理论和实践统一起来。建设科技馆,需要具备一定的专门知识,还需要能够进行自主创新的管理团队。从建设初期开始,就必须把目光放在可持续发展上。我们在实施建设之前,参观了欧洲、美国、日本等诸多国家的博物馆等,收集并分析了各个博物馆的经营理念、展示品、展示方法等相关资料。向世界学习,并非单纯的模仿。中国的科技馆力求与大学、研究所、国家重点研究室及企业展开密切合作。尽快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社会展示介绍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是很重要的。就展示而言,并非仅仅局限于设置展示品,而是要将其作为一项教育活动予以重视。要注意激发参观者的创新意识。对问题不提供现有答案,而是重视唤起好奇心,使参观者提出更多问题,让参观者在参观过程中找到答案。基于这一观点,中国科学技术馆新馆在以最大规模展示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和挑战的同时,设法唤起参观者自行寻找答案的热情。此外,还展示了以可持续发展为方向的科技创新给人类带来的利益和幸福。如此一来,便阐明了创新在未来挑战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要对参观者实施引导,让他们关心和思考将来的科技发展问题。在展台设置方面,我们也不局限于以往的传统分类,而是迎合社会需求,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融合起来,尝试开拓一片新的天地。

 细川:您的观点实在是非常精彩。现在谈最后一个问题。我曾经在国际机构工作,参观过世界各地的许多博物馆。也许日本科学未来馆已经比较先进,但我觉得日本的其他博物馆和科学馆与发达国家的博物馆相比,规模较小,展示内容也存在不少单调和不足之处。对于今后如何发展日本的科学馆,您能否提供一点意见?

 李:我个人认为,日本的科技馆在世界上具有重要地位。尤其是从实用方面来看,“日本科学未来馆”和奈良的“我的工作馆”取得了卓越成果,发挥了重大作用。今后,能否在改革创新方面再下一点功夫?日本企业拥有非常先进的技术,如果能将这些技术随时引进科技馆,想必可以维持新鲜和活力。科技馆是传播科学思想及方法的新的科普场所,也是探求、体验、培养创新能力的社会教育场所。同时还是传达科技政策、促进民间和政府交流的平台,是体现城市的科技、教育及社会发展的重要窗口。使其持续发展的要点有四个:密切联系生活;关注社会热点;与科学理念及科学方法保持密切关系;将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融合起来。这些内容和演讲内容有些重复,希望今后还能进行此类交流。谢谢!

 细川:您今天特意抽出时间接受采访,实在非常感谢。我将把今天的采访内容连同您的演讲资料一并发表在中国综合研究中心的主页上。再次表示感谢!

李教授与细川洋治参事

 

文/米山春子(中国综合研究中心研究员)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