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中国的国际共同研究经费的现状 与在中国使用影响因子的研究考核

2012年01月24日 科技交流

目前,中国的交通网以北京等大城市为中心,建设有地铁和高速铁路,使得城市间的往来十分便利。中国最大的城市非上海莫属,第二大城市是北京,第三大城市是天津。而这两个城市的人口,分别是1千5百万人(北京)和1千万人(天津),非常接近。记得几年前,高速公路还未修好的时候,坐计程车从北京到天津要花4个多小时。高速公路修好后,去年奥运会举办前,坐高速巴士从天津来北京,只花了2小时左右,交通便利多了。这回坐上刚开通的高速铁路,从北京到天津竟然只用了30分钟。而且高速铁路的发车间隔仅为15分钟至20分钟,实在是非常方便。

这次应科学技术振兴机构的邀请,写关于中国情况的文章。到现在为止,我的研究室共接收了超过45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研究人员。据我所知,其中有25名以上回到中国后,任职大学、研究所里的教授、副教授、讲师。

由于留学生回国后,得到各界的积极支持,目前留学生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化学研究所、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等担任主要职位,以教授的身份活跃在第一线。至今为止,我每年都会前往中国访问,通常是8次左右,最多是12次左右,与毕业生开展共同研究,或商谈论文投稿等,对他们予以呵斥激励。从1998年起,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石油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设立共同实验室,在3处地方设立NMR设备,拓展活动;从2008年起人民大学给我提供了办公室和实验室,有空时还进行学院授课和研究生院的授课。

如果说研究经费体制是日本的国际共同研究的特征(或问题点),也不为过。大部分的国际共同研究经费,均以对等资金的形式发放,需要同时向日本和海外申请研究经费,在日本获得的研究经费能用于在日本国内的研究经费、外国旅费、逗留费、翻译等经费,但不能用于海外的物料费及研究员的人事费。与中国进行的共同研究时,情况也相同,能在中国国内使用的研究经费,只能是中方研究人员获得的研究经费,除此以外别无他法。而且日本的大学确保的研究经费,原则上是不能用于海外的物料费和人事费。

1998年,我被选为科学技术振兴机构的CREST研究代表时,曾多次向科学技术振兴机构申请,希望可跨越这个鸿沟,结果终于争取其允许在中方使用研究经费。直至现在,也有好几位研究人员对藉着那次契机,能让他们在海外据点使用经费而深表感激。但是,也有人质疑,科学技术振兴机构让海外的研究人员使用日本的研究经费这一事上存在问题。那是因为仍未形成体制,可让日本人研究人员主导地在海外使用送往海外的研究经费,并开展研究活动。

由于研究经费进的是海外的大学或研究人员的账户,日本的研究人员没有决定权。在海外积极进行共同研究的研究人员总是为此碰壁,苦恼不甚。我长时间以来考虑如何破壁,这次人民大学的活动成为契机,令我找到了破壁的方向。也就是说,在人民大学开设我的研究经费账户,确保研究经费,基于日本研究人员的决定权,使用确保的研究经费进行研究,这是一个新创的模式。现在已得到研究经费用的账户,研究经费已确保,因此个人认为可从现在开始以新的模式进行了。由此,我认为会发现新的问题点。

趁此良机,还想再谈一点,就是在中国的考核现状。在中国的考核现状上最大的特点就是使用论文杂志的Impact Factor的趋势十分明显。

所谓Impact Factor,就是用来显示在特定的1年时间内,在一些杂志上刊载的论文平均被引用多少次的尺度。这是用来显示一般情况下论文的影响程度。

在日本,怎样评价研究人员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因此中国积极运用Impact Factor的情况值得特别谈一谈。假设在应聘大学的助教(Assistant Professor)的职位时,例如在天津大学,如果以第一作者的身份编写的论文,其Impact Factor的总和不超过7,则无资格应聘。即使发表了大量的论文,但只是作为第二作者、第三作者的话,则不算数。

在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1年内发表的论文的Impact Factor的总和超过30的研究小组,才能拿到研究经费。去年为止,取得25万人民币,约370万日元。即使Impact Factor的总和远远超过30,也只能取得同等金额。最近,该研究经费减至12万人民币(约180万日元)。这个总和的排名更被细分了。例如Impact Factor的总和如为25,则有9.6万人民币(约144万日元);如为20,则有7.2万人民币(约108万日元);如为15,则有4.8万人民币(约72万日元);如为10,则2.4万人民币(约36万日元)。当在被视为有机化学领域最高级别的论文——美国化学会的J. Am. Chem. Soc.上发表时,每一篇可获得3万人民币(约45万日元)。据说每年总有几位教授的Impact Factor的总和较低,在这种情况下,就会被逐出研究所。据说不是马上被逐出,而是渐渐施加压力,终于被赶出来罢了。听说在清华大学,要求发表几篇Impact Factor在7以上的论文,这事正在被广泛讨论。据说如果教授不能发表Impact Factor在7以上的论文,同样会被逐出大学。而这种运用Impact Factor的制度,在中国受到抨击,之后,开始渐渐趋向慎重。因此,相关方虽然实施外部考核,但作为客观的考核,还是会运用Impact Factor。感觉上Impact Factor就是被运用于资格审核上。

以上对中国的两点现状进行了说明。我认为通过观察中国的制度,再考虑日本的制度的问题,可以往良性方向改善。

 

 

 

 

 

 

高桥 保

简介

北海道大学触媒化学研究中心 教授

生于1955年

1883年 东京大学大学研究院工学系研究科博士毕业 工业化学专业 工学博士

1995年 北海道大学触媒化学研究中心 教授

2001年~2002年 北海道大学校长助理

2002年~2006年 北海道大学触媒化学研究中心负责人 评审员

 1998年~2003年 JST CREST研究代表

2003年~2008年 JST SORST研究代表

以分子研究为重点,为实现设备的相互利用,几年前与相关人士合作设立了有效运用化学系研究设备的网络,详情请登录www.ims.ac.jp/indexj.html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