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资源循环技术特辑(6)

2012年01月17日 科技交流

资源循环型社会的展望

1. 前言

日本近年来花费了10年以上的时间,谋求废弃物处理的适当化,推进循环再用。这一点从“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3R)”的浸透程度即可想而之。首先是推进瓶装饮料容器的轻量化,清洁剂等采用可替换容器等的情况普遍可见。这即是所谓的减量化的推进。其次,即使在产品的再使用(再利用)方面,仅局限于计算机、家电等的部分产品,但各行业正逐渐形成适当的再利用体制。再次,各式各样用完的产品的再循环已经在个别循环法的规定下进行管理,循环率日渐提高。这也已经成为了社会的一种理所当然的现象。

综上所述,3R正在确切地推进当中。但是,并不能说这已经足够。当然,3R本身并非经济与环境调和的最终目的,终极目的是创建可持续发展的经济社会。为此,一方面需要通过循环利用开展资源节约,另一方面则要求确保以稀缺资源为中心的资源,谋求所谓资源循环型社会的建设。在这种意义上,现行的体系(本文将称之为体制)并不能称得上充分。

在本文中,首先会纵观资源循环的现状,指出现行体制的问题点。然后在此基础上,描绘为顺利推进健全的资源循环所需的制度、政策的应有姿态。

 2. 资源循环的现状

 

众所周知,日本一直在烦恼缺乏最终处理场所等废弃物的处理问题。作为其解决方法,相关方正在研讨以“3R”为代表的废弃物处理及适当处理的政策,而其进一步发展后的进化型形态就是资源循环政策。日本通过反复修订废弃物处理法,设立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及个别循环法等,建设3R相关的体制。

但是,这是否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资源循环型社会体制呢?目前仍不能断言。我们来探讨一下原因。现时,对于用完的产品、部件、素材(以下称为静脉资源),需注意其具备新制产品等所不具备的“潜在资源性”及“潜在污染性”这两种性质。

前一种性质是指,该物品即使已经被用完,但经过某种处理后,也可作为有用物品再次用于经济的潜在性质。例如,铁、非铁、稀有金属、树脂等静脉资源大多具备这种性质,而且这种性质在经济上的作用可能会越发显著。后一种性质,即潜在污染性是指,产品、部件、素材在用完的阶段如经过不正当的处理,将造成自然环境污染的潜在性质。氟、铅、镉或氟利昂气体、溴类阻燃剂等都是有可能令此性质显著化的物质示例。

对具备这两种性质的静脉资源进行交易的被称为静脉市场(或静脉经济),而正因为这一市场在经济功能上与交易一般财产、服务的动脉市场(动脉经济)存在着差异,因此而可能引发大问题。在动脉市场的交易中,生产者与消费者等经济主体之间必需的信息,均与该财产的功能和安全性等相关,只要存在制造物责任等最小限度的责任制度,即使无需花费太多努力去获取信息,也可保证交易的健全性和顺利的开展。

另一方面,静脉市场的交易中必需的信息,则在于静脉资源经济价值的大小或对环境所造成负荷的大小,信息的内容很多情况下都是非常复杂的。首先,对于多种物质,为了判断哪种物质具有潜在的市场评估价值,哪种物质具有潜在的环境负荷性质,必须获取许多信息和知识。即便如此,生产者并不希望提供产品、部件、素材的信息。而且,这些性质将根据其所处情况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所谓的潜在资源性和潜在污染性,是否已经显现为市场现实中的资源性或污染性,也会随着市场条件、法律制度条件、技术条件等而有所变化。因此,如不能完善制度,让相关方积极与交易主体之间收发静脉资源的相关信息,则无法建立起可顺利开展的健全交易。

如若想确切把握“可顺利开展的健全交易”,可从与动脉经济的类推中考虑。在动脉市场中,信息在交易各阶段的收发均为公开的,尽管存在部分盗版、假冒伪劣产品、部件、素材等,但交易是透明。通过JAN代码等可掌握财产的物流信息。之前发生的冷冻食品渗毒事件,当时也迅速查明了信息,虽然不能断言完全不存在问题,但素材的信息是可追溯的。即,财产交易的流通是“可视”的。

与此相对,在静脉市场中,交易的流通大多数都是不透明的。当中的大部分人受到俗语说的“便宜没好货”的思想所支配,谁将静脉资源交给了谁,交付后的静脉资源以何种形式处理等问题,与动脉市场的交易相比,明显处于不透明状态。结果造成资源落到企图通过不适当的处理、循环谋取利益的不适当主体手上,多数情况下,以不适当处理、非法抛弃、非法出口等形式引发环境问题。这意味着,在不可视的流通中开展的交易,造成了潜在污染性转化为现实的污染。

杜绝这种不可视的流通,才是建设可顺利开展的健全的资源循环型社会的必要条件。而消灭不可视的流通,令静脉资源交易流通可视化,可谓是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个别循环法等的主要目的。的确,个别循环法的目的之一是促进容器包装、汽车、家电产品等的特定产品的适当循环。这是无容置疑的。但是,如果仅局限于这一点目的,极有可能会分不清其本质所在。相比之下,基于静脉市场特征的分析,将促进交易的流通可视化,这一点更重要。

但是近年来,一个前所未有的问题越发清晰可见。那就是资源循环并非仅仅停留于日本国内,而且扩展至海外,尤其是亚洲圈。当然,如果能像上述那样,大范围的交易能在可视的流通下进行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事实并非如此”。请注意此处存在2个不同的问题。第一,日本的静脉资源流出至发展中国家,并在污染当地环境的情况下被予以处理、循环;第二,原本希望日本可确保的包含金、白金、钯、银等稀缺资源在内的静脉资源,也流出至亚洲发展中国家,在当地以低劣的成品率予以资源提取。

只要仍将市场经济当作原则,那么亚洲圈的资源循环则无可避免。要实现高效的资源利用就应该有一个像样的资源利用。但是,另一方面又必须采用避免污染扩散至其他国家的措施。当然,巴塞尔公约对废弃物的出口有严格的限制,但单凭这一公约就想解决这两个问题,是不可能的。再说,巴塞尔公约根本就不是为了顺利开展健全的资源循环而缔结的公约。那么应该怎样办才好呢?以下将尝试基于本人至今为止的环境经济学方面的见解,对新的资源循环型社会进行展望。

 3. 建设新的资源循环型

 

首先,对以下内容进行一个确认。对于潜在污染性小的物质,只要不是战略性物资,那么即使在亚洲圈内开展广域的交易,也是传统的市场交易,原则上没有问题。例如,对静脉资源施以一定的处理后,所获得的再生资源通常潜在污染性较小,具有市场价值。其中典型的例子是去除杂质的铁、非铁废弃金属。这些物质,可与通常的新财产一样,交由市场进行交易也没有问题。不但如此,更重要的是经过精挑细选的铁、非铁废弃金属等资源,可在需求大的发展中国家得到有效的利用。

本来就是潜在污染性较小的物质,即使由市场机制自由控制,问题也不大。再加上这种资源的流通,很大可能是在高品质的市场上进行交易,其流通会顺其自然地变为可视。在交易阶段无需隐瞒信息,信息得以广泛收发,向通常的动脉市场靠拢。部分资源更形成的业界团体,信息得以进一步公开。流通的可视化得到推进。

而对于对环境的潜在负荷大或具有污染性的静脉资源,无法同样处理。如果由无制约的市场控制交易,由于极度恶劣的经济主体也可进入市场,因而会令市场质量恶化。以致以“便宜没好货”为教条的主体也会加入市场当中。而且,潜在资源性、潜在污染性的信息不是自动公开的,根据信息不对称理论,一些人为或非人为的事由将令交易发生扭曲。结果,并非由市场交易去选择好的东西或好的主体,而是不好的东西和不好的主体主动留在市场上了。从而出现了经济学所说的典型的“逆选择”现象。

而且还必须注意,无论如何也必须加强“资源制约”和“环境制约”。前一种制约是由于自然资源峰值过后(采掘量从过去的最大量开始逐渐减少),出于对各种自然资源的供需平衡窘迫而采取的制约;例如对铟市场的供应量变小,液晶生产将受到负面影响。金、白金的采掘量变小,电子仪器的生产将受到制约。像这样成为制约因素的元素、物质比比皆是。因此必须节约地利用自然资源,同时考虑令经济活性化的资源制约。

后一种制约,即环境制约,来自减少生产活动、消费活动、资源循环活动等所有经济活动中的环境负荷,缩小潜在污染的可能性这一社会要求。这不仅是对发达国家的要求,当然也是对发展中国家的要求。的确,至今为止,发展中国家经常地会无视这种要求。作为一个国家公然不把这一制约放在眼里的例子也见惯不怪。但是,不能因为如此,就允许在广域资源循环不断普及扩大的时期,任由潜在污染性极大的静脉资源在发展中国家循环再用,从而形成来自日本的污染不断扩大的局面。而且,说不定当中国等国家认真将环境制约升级为法律制度之时,就会指责日本为污染输出国。

还有一点,在加强资源制约的过程中,必须一边考虑政治地理学的影响,一边思考确保稀缺资源等资源的战略性应对。当然,其实完全没必须考虑政治地理学的影响,而且只要市场是属于经济学范畴,是完全竞争性的东西,那么考虑来也是没用的。但是,相信大家从1997年的钯冲击中也能看到,自然资源市场不可能是纯真无垢。这正是需要有调和环境与经济的资源战略的原因所在。

3R的构思,来源于将静脉资源视为废弃物这一观点。该观点有其正确之处。但是,为了基于两种制约的考虑而建设资源循环型社会,则必须从不同的角度,即将静脉资源视为可代替自然资源的资源来考虑的角度去看。这样一来,积极确保静脉资源一事将成为决定性的关键。日本,正因为环境负荷小,才能开展高度的资源提取作业,为了实现此能力,首先必须构建需求网络,建立可在日本国内吸收静脉资源的体制。

在这点上,中国采取的是示意性战略。尽管中国也积极建设资源循环型社会,但其态度与日本截然不同,欠缺“废弃物”这一观点。资源确保的观点是他们所谓的资源循环型社会的基础。坦白说,他们也没有正视环境制约的问题,现时真正的重点战略是放在资源制约之上。因此,像来自挑选过的用完的塑料瓶中的包含稀缺资源的控制基板等,在日本国内则无法确保,而是被中国等需求力强大的国家吸收过去了。关键的东西不在手上,那么即使日本国内编制出再冠冕堂皇的循环计划也是无用武之地。

必须建立起体制,确保在进行生产物链的控制、环境负荷小或污染扩散小的资源循环的同时,积极确保静脉资源。如果仍像至今为止那样,将广域资源循环控制于非正式的体制之下,那么静脉资源的质量将依旧处于低下的水平,一边污染其他国家一边进行循环再用,而且无法将稀缺资源保留在日本国内的情况将永远得不到改善。

为了避免以下情况,必须将静脉资源流通可视化,实现可追溯、透明、责任分明的静脉交易。但是,这仅仅靠国家的法律和条约、所谓的硬件法规去规范,相信是很难的。当然硬件法规仍然是需要的,但归根到底,还是需要静脉市场相关经济主体自行约定的体制,即软件法规性的体制。个人认为这不是梦想。企业社会责任(CSR)可能是一种流行,但对于质素高的企业来说,这是理当所然的事情。而且现时也不乏以环保城、循环基地为基轴,地方自治体与地区企业互相协力,在可视的流通下开展静脉资源交易。只要这样的体制不断扩大,以中国等国为首的亚洲各国和地区的城市也加入该体制,相信静脉资源的交易可变得完善,同时实现高效化。事实上,北九州等地正采取这样的体制。

 4. 结束语

 

本文基于至今的废弃物处理行政,即所谓3R政策,整理出已进化的资源循环政策的现状和课题,进行了未来的展望。如上所述,尽管从废弃物的角度去看静脉资源是重要的,但如果不从替代自然资源的资源这一观点去诠释静脉资源,则难以在真正意义上形成资源循环型社会。在资源制约和环境制约这两种制约并存的社会里,如仅侧重于任意一方,则可能形成一方面污染其他国家一方面又将稀缺资源流向其他国家的严重问题。现时,广域资源循环已经浸透至市场当中,将至今为止的废弃物处理、循环政策与资源战略融为一体,是目前日本所迫切解决的问题。

 

参考文献

小岛道一(2005)《亚洲的资源循环》亚洲经济研究所

细田卫士(2008)《资源循环型社会——制度设计与政策展望》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

矢野诚(2005)《“质的时代”的体系改革》岩波书店

 

细田  卫士

简介

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部教授。生于1953年5月。经济学博士。专业是环境经济学、理论经济学。主要研讨循环型社会的应有状态。1982年,取得庆应义塾大学研究生院经济学研究科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曾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获英国文化协会奖学金,并任该学部副教授,于1994年起任该学部教授。2001年起至2005年9月任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部负责人。历任经济产业省 产业构造审议会环境部会废弃物与循环小委员会委员、环境省 中央环境审议会废弃物与循环部会委员等。是《环境经济与政策学会》的英文杂志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nd Policy Studies的第一任总编。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