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保全生态系统的研究(3)

2012年01月11日 科技交流

野生生物管理与自然恢复

1)通过人为方式让自然界得以恢复

近年来,恢复这个词频繁出现在日本各行各业。自然恢复就是取自其中。所谓自然恢复(Nature restoration),是指通过人类活动让遭受损害的生态系统或其部分功能得以恢复。生态系统具有一定的恢复能力(Resilience),通过管制人类对自然界的破坏行为,生态系统便能够恢复原状。如果对人类破坏行为完全置之不理,当超出自然界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则会给自然界带来不可逆转的危害。

50年前,日本鹿类和熊类等日本野生动物骤减,甚至濒临灭绝。其后,日本政府对野生生物采取了保护措施,多种鸟兽的个体数量得以恢复。由于日本政府采取的环境干预政策,导致日本鹿个体数量急剧增多,泛滥成灾,给农田和林地带来严重危害。不仅如此,国立公园的珍贵植物也遭受了鹿灾的影响,数量骤减。为应对鹿灾给农业和林业带来的危害,20世纪90年代,日本政府正式开始实施捕鹿计划,但是,对于国立公园内的捕鹿行为,多数民众提出建议是:不应人为捕杀,应当任由自然界发展变化。另外,相关部门指出鹿灾也给自然植被带来了严重危害,于是,2008年,在尚未有人定居的知床世界遗产的最高地-知床岭也开始了捕鹿行为。

日本政府采取这些措施,旨在增强自然界的恢复能力,采取人为干预方式维系生态平衡。本文以虾夷鹿和石西礁湖的鬼海星为例,对野生生物管理与自然恢复工作进行说明。

 2)日本鹿种剧增与野生生物管理的新课题

 

日本鹿包括几个亚种:日本国内有虾夷鹿、本州鹿、屋久鹿等5个亚种,在台湾、中国大陆也有几个亚种。大陆亚种的个体数量稀少,分布范围也很小。以前,日本曾因滥捕行为导致日本鹿个体数量骤减,濒临灭绝,后来,采取保护措施后,近年来,日本各地的日本鹿个体数量不断增加,分布范围也逐渐扩大。近年来,日本政府采取措施后,捕猎活动大幅减少,日本鹿保护区域不断扩大,日本鹿个体数量逐渐增加。不仅仅是日本鹿享受了优待,以前,日本有很多野生鸟兽因为滥捕活动导致个体数量骤减,后来,被日本政府定为保护对象,近年来,数量急剧增多,成为了影响生态平衡的重要因素。

在世界遗产和生物保护圈的屋久岛,日本鹿一直没有狼等天敌,但由于险峻的地形条件和一定规模的捕猎活动,日本鹿的个体数量得到控制。目前,在西部世界遗产保护区,日本鹿的个体数量急剧增多,达到每平方公里70头以上,不仅给农业和林业带来危害,还对西部世界遗产保护区的原产植物等自然植被造成了严重破坏。在南九州,日本鹿个体数量过度增加,导致部分植物数量骤减,濒临灭绝。对此,日本植物分类学会于2003年3月向日本政府递交了申请书,要求政府制定应对鹿灾的政策。

在北海道,曾在明治时代因过度捕获和暴雪等灾害成群死亡,以至数量骤减的虾夷鹿目前个体数量也开始增加,给农业和林业带来的经济损失已逾50亿日元(图1)。始于1998年的北海道东部(道东)的虾夷鹿保护计划可能是亚洲首次在野生动物管理领域引进的顺应自然式管理计划。管理计划开始实施后,以1993年个体数量为100制定参照指数,每年对虾夷鹿的相对个体数量指数进行评估,根据所得指数,调节捕猎活动规模,根据捕猎数和个体数的增减动向对鹿的个体数量重新进行评估,并制定相应的工作方案。通过捕猎活动调节鹿的个体数量,需要将超出自然增加数量的部分捕杀掉,以维持生态平衡。然而,由于雌鹿负责繁育小鹿,捕杀雌鹿尤为重要。最初的捕猎数量是根据鹿的个体数量与自然增加率来设定捕获数量。但是,个体数量的评估值存在相当大的误差。以前的评估值基本都是评估数量过少。现在,大多数的评估方法是对某个区域内的个体数量进行清点,并采用外推法对所有栖息地进行评估。因为这种方法往往是把区域内的发现率评估为100%,有意识对鹿的个体数量进行过大评估。

图1 北海道的虾夷鹿捕杀头数与农林业遭受的经济损失数额的变化(北海道资料)

最初对北海道东部(道东)的日本鹿的个体数量推算为8.6-16.4万头。鹿是一夫多妻制,成熟的鹿群当中,雌鹿所占比例比雄鹿多。但是,过去的捕猎数量按雌雄区分,捕杀的鹿当中,长角的鹿(即:雄鹿)居多,如果捕杀数量达到12万头,则按道理来讲,成熟雄鹿应该被捕杀殆尽。因此,我们可以断定上述评估值应该是估计过少。既然真正的个体数不明,日本国内便采取了尽可能多捕杀的方案(紧急捕鹿方案)。假如鹿的个体数量超过了30万头,当前采取的捕猎方案虽然能够降低自然增加数量,但估计鹿的个体数量还会继续增加。但是,从多个监视点的监视结果来看,采取当前的捕猎方案后,鹿的个体数量指数并没有增加,而是开始减少。综合上述分析,把鹿的个体数量评估为20万头左右。此后,采用了“贝叶斯评估法”,即:对虾夷鹿个体数的评估,采用夜间目视调查的方法,根据个体数量指数与捕猎数,推算出绝对数值。(Yamamura et al. 2008)。

在日本,野生鸟兽给农业和林业带来的危害越来越严重。日本有执照的捕猎者正面临高龄化现状,人数逐年减少。尽管野生鸟兽的数量在不断增加,但捕猎者人数却在逐年减少。因此,日本政府于2007年针对鸟兽带给农林水产业的灾害制定了相关防治灾害法律(特别措施法),简化了狩猎手续的办理流程。

不单是日本鹿的情况如此,日本羚羊(日本原产品种,同种羚羊分布在中国)、日本猴(下北半岛是日本最北部的猴类栖息地)、野猪、黑熊、棕熊也对农业和林业造成了危害,与人类的不和谐现象日益增多。这些动物在国内的个体数量目前尚不明确,但如果能够按上述方法对自然增加率与增减动向的大致情况进行持续监视,通过分析判断,能够制定合理的管理方案。

 3)自然恢复工作

 

如上所述,为了通过人为干预的方式使遭到破坏的自然界得以恢复,日本政府于2003年1月开始实施《自然恢复推进法》。实施此项法律的目的是“推进与自然恢复有关的各项政策措施,确保生物多样性,谋求与自然界的和谐相处,同时为地球环境保护工作作出贡献”。此项法律中,“自然恢复”被定义为“为了使过去遭受破坏的生态系统及其它自然环境得以恢复,相应的行政机关、地方公共团体、地区居民、特定非营利活动法人、具备相关专业知识的学者等均可参与自然恢复工作,保护、恢复或者创造河流、湿地、浅海滩、海藻场、村落附近的山、地、森林及其他自然环境。采取自然恢复和人为创造等方式,维系自然生态平衡”。

但是,也有学者担心自然恢复工作会给自然环境带来新的不良影响。对此,在日本生态学会生态系统管理专门委员会(2005)上,制定了《自然恢复工作方针》

图2 石西礁湖的珊瑚覆盖率与刺冠海星出现地点频率的年度变化(上野光弘等、未发表)

众所周知,位于西南诸岛的石垣岛与西表岛之间的石西礁湖是生物种类极为丰富的海域。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有学者担心石西礁湖的鬼海星一旦泛滥成灾,将会给珊瑚群带来严重危害。1989年鬼海星大量繁殖时,日本政府虽采取了人工消灭鬼海星的措施,但仍然无法将鬼海星控制在低密度水平,致使珊瑚覆盖率不断下降。此后,由于海洋环境变化,珊瑚覆盖率有所恢复,但从2004年开始,鬼海星的数量再次疯涨。

针对石西礁湖的自然恢复工作,日本政府依据上述《自然恢复工作方针》,组织了当地协议会,采取了应对鬼海星成灾的措施。20世纪80年代,制定的消灭鬼海星的策略失误,当时,为了尽可能多的消灭鬼海星,在海星的高密度区域实施海星消灭工作,但鬼海星分布区域却不断扩大,结果防治灾害的工作最终宣告失败。此次的自然恢复工作设定了重点保护区域,不理会其它区域鬼海量数量的增加,只对重点区域实施集中消灭,目的是保护重点区域的珊瑚数量。然后,借助海洋环境变化,使鬼海星数量自然减少。为保住底限数量的珊瑚,设置了重点保护区域。

科研人员提出了应该把握自然生态系统变化规律,设定能够实现的合理目标,采取实效性强的方案,并且需要当地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重视自然恢复工作。目前,石西礁湖的渔民和外来游客(跳水爱好者)相互合作,共同承担消灭鬼海星的工作。

 

引用文献

日本生态学会生态系管理专门委员会 (2005) 自然恢复工作方针. 保护生态学研究. 10: 63-75

Yamamura K, Matsuda H, Yokomizo H, Kaji K, Uno H, Tamada K, Kurumada T, Saitoh T, Hirakawa H (2008) Harvest-based Bayesian estimation of sika deer populations using state-space models. Population Ecology 50:131-144

 

松田 裕之

 简历

1957年生于福冈县。1980年毕业于京都大学物理学系、1985年完成京都大学研究生院生物物理学专业博士课程并毕业(物理学博士)、曾任日本医科大学助手、水产厅中央水产研究所主任研究官、九州大学物理学系助教、2003年起任横滨国立大学研究生院教授。2007年成为日本人首个Pew Marine Conservation Fellow。专业是数理生态学、环境风险学、水产资源学。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