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中国核能的发展概况

2011年10月15日 科技交流

中国核电的开发正处于加速时期。至2008年末,中国运作中的核电站共11座,总装机容量已达906.8万千瓦。在世界范围内,虽然中国继瑞典之后仅名列第11位,但其建设及计划中的项目远超过其他国家,甚至有人给过热的核电开发敲响了警钟。还有人提出,在进一步促进核电发展的同时,应对现有的开发体制进行改革,中国的核能产业正面临巨大的转变期。

2008年中国核电占总发电量的1.99%

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表的数据,中国2008年发电站的新装机容量为9051万千瓦,从而使发电的总装机容量达到7亿9253万千瓦。2006年和2007年连续两年,中国新的投入运作的发电站容量超过1亿千瓦,而2008年则没有达到1亿千瓦。另外,根据中国政府的方针,2008年关闭的落后小型煤炭火力发电站容量合计1669万千瓦。

2008年末,火力发电站的总装机容量已达6亿132万千瓦,占发电总装机容量的75.87%,与上一年度的77.73%相比略有下降。火力发电中使用的燃料大部分是煤炭,石油和天然气总共仅占到百分之几。水力发电为1亿7152万千瓦,在发电总装机容量中所占的比例由上一年度的20.36%提高到21.64%。增长最快的是风力发电,包括新投产的466千瓦在内其装机容量已达894万千瓦。

2008年的总发电量记录为3兆4334亿千瓦,与上一年度相比增加5.18%。其中,火力发电为2兆7793亿千瓦、占整体的80.95%,较上一年度的82.86%下降1.91个百分点。另外,水力发电5663亿千瓦(16.41%),核电684亿千瓦(1.99%),风力发电128亿千瓦(0.37%)。核电的实际总量与上一年度相比增加9.3%,在总发电量中所占的比例(份额)仅提高了0.07%。

2009年建设中的核电规模接近2000万千瓦

中国政府在为减少对煤炭的过度依赖、实现电力供给的最佳组合的目标而努力的同时,提出了增加电力供给能力的方针。核电和可再生能源成为实现以上目标和方针的核心力量。

根据2007年8月发表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中的记载,其目标是到2010年结束时为止将可再生能源在总消费电量中所占的比例提高到10%、到2020年结束时为止提高到15%。

核电开发的依据来自2006年3月国务院原则上通过、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发改委”)于2007年11月正式公布的“核电开发中长期发展计划(2006~2020年)”。这一规划向我们展示了“十一五”期间(2006~2010年),“十二五”期间(2011~2015年),“十三五”期间(2016~2020年)这三个计划期间内原子能开发的方向。

具体说来,其目标就是要在2020年结束时为止将可用的核电站的装机容量提高至4000千瓦,到2020年将处于建设阶段的核电站的装机容量提高至1800千瓦。根据上述规划的内容,除建设完成及建设中的核电站以外,已开始包括开工前的准备工作在内的前期作业的核电站中仅位于沿海地区的就达5000万千瓦。

基于目前的进展情况,国家发改委自信能地表示,可以实现到2020年为止投入运作4000万千瓦、建设中1800千瓦的目标,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公布后,进展的速度却超出了中国政府的预料。

虽然中国政府还没有正式表示要对上述目标进行修正,但7000万千瓦的新目标已渐渐浮出水面。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副司长黄鹏表示,2008年11月可能会将当初4000万千瓦的目标提高至7000万千瓦。

另外,国家能源局局长兼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被视为推动核电发展的中心人物,虽然他只是说目前中国有能力让相当于2020年的发电总装机容量的5%以上的核电站运作,而没有明确具体的目标,但公布上述修正后的目标看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如此信心满满的发言并非言过其实,核电站的建设计划的确正在顺利实施。以2月18日福建省宁德市Ⅰ期核电厂1号机组(压水反应堆=PWR、111万千瓦)的开工为开端,2008年辽宁省红沿河Ⅰ期2号机组(同上,3月份)、宁德Ⅰ期・2号机组(同上,11月份)、福建省・福清Ⅰ期・1号机组(100万kW,11月份)、广东省・阳江Ⅰ期・1号机组(同上,12月份)、方家山1号机组(秦山Ⅰ期扩张,同上,12月份)的6座核电站也正式开工。

11月和12月两个月的时间里,一共有4座核电站开工。这些核电站开工的背景是:中国政府想向世界表明为应对全球性经济危机,将将核电计划作为扩大内需、促进经济稳定增长的一环。当然,这也有时间方面上的考虑。

进入2009年,中国核电的发展丝毫不见衰退之色。3月7日辽宁省的红沿河Ⅰ期3号机组正式开工后,中国国内建设中的核电站总数是12座,总装机容量为1201千瓦。

2009年,美国WH(Westinghouse)公司开发的第3代反应堆“AP1000反应堆”在全世界范围内首次被浙江省三门核电站采用,相同的“AP1000反应堆”也被山东省的海阳核电站及作为中国第一座高温气冷堆(HTGR)示范电站的华能山东石岛湾(荣成市)Ⅰ期(20万千瓦)采用,而台山Ⅰ期、海南省的海南昌江核电站和湖南省的桃花江核电站等采用的是法国Areva公司的第3代反应堆“EPR”,新开工核电站的容量将达到840万千瓦。2009年2月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明确提出,预期从现在开始平均每年将有7至9座核电站开工建设。

若计划顺利实施,到2009年末为止,中国建设中的核电站的装机容量将超过2000万千瓦。如果算上像红沿河Ⅰ期4号机组那样已获得国家核安全局颁发的建设许可证并即将开工的项目,中国建设中的核电站数量将会更大。

计划中的项目为169座、1亿7400万千瓦

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统计,到2008年末为止,包括中国的10座在内,全世界范围内正在建设中的核电站一共有44座。世界上回归核电的趋势非常明显,几乎可以称作是“核能领域的文艺复兴”,但从2008年~2009年中国新开工建设的核电站数量和规模来看,中国的计划依然令人瞩目。

然而,上述只不过是中国核电计划的冰山一角。据笔者调查,中国计划中的核电站为169座、总装机容量为1亿7442万千瓦。若算上运作中和建设中的项目,则可以达到192座、1亿9549.8万千瓦。下图表示的是核电站的主要分布地区。

虽然各个项目之间存在差异,也不能说目前计划的核电站能全部建成,但电力输出规模待定的项目相继被公布,计划的总量不断扩大是不可否认的大趋势。

地方政府的积极诱导是核电迅速发展的原因之一。另外,中央政府对核电的开发给予了大力支持,省市县各级地方政府也积极说服核电公司在自己的辖区内选址。

辽宁省红沿河核电站Ⅰ期工程中已有4台100万千瓦级机组开始建设,预算总投资额达500亿元。虽然不是全部收入都归当地所有,但包括雇佣和税金在内,在建设期间及之后40年以上的运作期间内,将给当地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毫无疑问,对企业来说核电站是一种占优势的资产。中国的平均产业利润率只有10%左右,而核电产业的利润率则超过30%,这应该是中国的核电项目在地方政府和企业的齐心协力推动之下迅速发展的缘由之一。

核电投资主体的多元化

如上所述,在中国国内的核电开发当中,可以看到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对于所有的项目,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3家公司中必有一家出资超过50%。除这3家公司以外,再没有出资超过50%的公司。

虽无具体规定,但确实有“核电投资主体资格”这个政策存在。中国政府因为核电的重要性,最初只允许具备相应实力的公司成为核电站的投资主体,对其他公司的投资主体资格一概不予承认。到现在为止,这一政策依然没有改变。

除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外的5大电力公司也不能例外。比如,5大电力公司之一的中国华电集团公司计划在河南省洛阳市建设4座100万千瓦级机组,并于2008年1月3日和洛阳市政府达成协议。市政府方面也表示愿意尽最大努力支持核电站的建设,但是,这一项目却被河南省发展改革委员会按照中央政府的方针、以中国华电集团公司的实力不足为由否决了。若想推进这一项目的建成,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必须选择和具备“核电投资主体资格”的3家公司的其中之一合作。

在这种背景下,有人提出,有必要在现有3家投资主体之外让其他公司也能参与核电项目。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以下简称“全国政协”)委员、原国家电监会副主席邵秉仁,在2009年3月召开的两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协会议)上提议,在3家现有投资主体以外增加其他投资主体,在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基础上,可以通过投资多元化达到防止市场垄断的目的。

邵秉仁还指出,核电不一定非要由投资主体进行建设和经营,把投资和建设及经营管理分开不无不可。

全国政协会议委员、5大电力公司之一的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总经理翟若愚在2009年3月召开的两会的发言中亦指出,制约中国核电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对投资主体的限制,投资主体的多元化有待实现。

PWR-坚持快中子反应堆的路线

在“核电开发中长期发展计划”中,中国明确了推进核电开发的技术路线。具体就是“热中子反应堆(PWR)-快中子反应堆-受控核聚变反应堆”。

但也有人指出,“若着眼于数十年后核能的发展,必须把沸水反应堆(BWR)纳入考虑范围之内”(“2007年中国核电行业分析及投资咨询报告”,中国投资咨询网)。不过,目前还没有正式公布采用BWR的计划。

在中国,运作、建设及计划中的商用核电站所采用或计划采用的反应堆类型中,除了秦山Ⅲ期采用的是CANDU反应堆(加拿大重水反应堆)外,全部都采用了PWR。PWR中,除了法国制造、俄罗斯制造和美国制造的以外,还混有在参考法国技术的基础上独立设计完成的中国制造(CNP600反应堆、CPR1000反应堆)。

中国政府注意到了在同一PWR上采用不同标准和规格的反应堆这一问题。当时的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于2007年9月公布了《关于压水堆核电厂标准体系建设的“十一五”规划的通知》,把核电标准和规格作为保证原子能安全的有效手段,同时将其定位为引导核电技术进步和原子能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

上述规划明确指出,现有的标准和规格不具有系统性。并且认为,从原子能安全方面来看,重要设备的设计及制造的标准和规格、核电的经济标准存在不足之处。

据此,上述规划对“十一五”期间(2006~2010年)的目标进行了表述:在完成核电标准和规格体系建设的整体设计工作的同时,制定确立更加完善、具体的标准和规格体系的建设计划及路线的方针。

另外,担任被中国政府看作是重要性仅次于目前的PWR的快中子反应堆的研究开发任务的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于2009年2月27日明确表示,热能输出65MW(电力输出20MW)的快中子试验反应堆“CEFR”将于9月实现初次临界,并预期从2010年开始发电。

内地核电站采用“AP1000反应堆”的情况

在中国,所有运作和建设中的核电站都分布在沿海地区,内地1座也没有。在这种背景下,指明了统一技术路线这一新的方向性。

国务院已经确定内地建设核电站所采用的反应堆类型——“AP1000反应堆”,但作为建设前提的面向内地的标准化设计工作尚未完成。故而,内地的建设计划处于停滞状态。不过,2008年年末,在内地建设“AP1000反应堆”时的整体设计、核心系统以及设备的整体设计已经全部完成。

担负着以“AP1000反应堆”为首的第3代反应堆的国产化任务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于2009年年末完成了采用“AP1000反应堆”的内地核电站的初期安全分析报告。

计划在江西省建设的彭泽核电站成为对内地首个核电站的设备起示范作用的有力候选者。彭泽核电站计划建设4座125万千瓦的“AP1000反应堆”,其中1期工程将建设2座。另外,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希望能够在冷却塔的研究开发领域开展国际合作,目前中国沿海地区的核电站尚无冷却塔设备。

2008年1月,中国遭遇暴雪和寒潮袭击,过度依赖煤炭火电站这种体制的脆弱性开始凸显。虽然铁路的煤炭运输中断是此次电力供应不足的最大理由,但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理解为通常只需要在1年1次的定期检修时更换反应堆活性区燃料的一部分的核电站在内地的需求不断扩大。

2009年3月,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孙勤明确表示,按照“AP1000反应堆”国产化和自主化的方针,包括内地和沿海地区在内,今后新开工的核电站将主要采用“AP1000反应堆”。

为实现国产化引进成果时(国产化成果引进时)遇到的问题

在“核电开发中长期发展计划”中,中国政府在统一技术路线的同时,重视核电的安全性和经济性,提出了“坚持以我为主体,中外合作,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国内统一组织消化吸收”的自主化原则。

在作为国产化的一环展开的“自主化依存”(自主化的根据)计划中,采用“AP1000反应堆”的三门Ⅰ期1号机组和海阳Ⅰ期1号机组以及采用“EPR”的台山Ⅰ期1号机组被囊括其中。

具体说来,“自主化依存”计划的设计工作从和国外开展的合作设计开始到国内企业的自主设计为止、分阶段实施,最终目标是使中国具备独立设计先进PWR核电厂的能力。

中国一心想实现自主化的主要理由是削减建设成本。2009年3月5日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指出,三门Ⅰ期核电站的2台机组的平均建设单价达到1千瓦/1940美元,而之后的2台机组通过自主化和国产化的实施把每千瓦的建设成本降低到了1650美元。

按目前的情况,可以预计,建设中的各核电站采用100万千瓦级的“CPR1000反应堆”后,1千瓦的建设单价将被控制在1300美元以下。采用“CPR1000反应堆”的红沿河核电站被认为是具体体现中国政府提出的“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主建设”三原则的首个核电站,其中1号机组和2号机组的国产化比例达70%、3号机组和4号机组则达到了80%。另外,所采用的重要设备的国产化比例有望达到85%。

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司长李冶表示,根据建设中核电站的预测综合国产化比例,福清为75%、方家山为80%、阳江为83%。他还明确表示,平均每千瓦的建设单价,将会从岭澳的1700~1800美元稳步下降到红沿河的1500美元,宁德的1450美元,福清的1400美元,阳江的1300美元。

2009年3月3日,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承认,一方面国产设备与外国设备相比成本可降低三分之一以上,另一方面设备的供给能力已成为制约核电站建设的最大因素。他还表示,虽然可以从国外采购设备,但因为世界范围内的供给能力都受到限制,所以在国内建立供给体制是相当重要的。

2009年2月国家能源局主持召开的“核电技术设备自主化会议”介绍了主要设备的国产化顺利实施的有关情况。据此,原子反应堆压力容器和蒸汽发生器的关键(扇轴)即锻制品将全部实现国产化。另外,对于主蒸汽隔离阀,有望在建设福清和方家山核电站的过程中实现国产化。

不过,在上述会议中,也提出了一些问题。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东山指出,有效实施上述国产化成果面临严峻的情况,他同时指出原子能设备和原材料的设计、设计验证和标准部件的鉴定评估标准体系尚未建立。

另外,代表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出席会议的隋永滨强调,制约核电技术设备的研究开发和制造的最大问题在于资金不足,政府有必要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

对过热开发和人才不足问题敲响警钟

也有倾向对过热的核电开发敲响警钟。2008年6月,国家核安全局(中国核能管制当局)局长李干杰在国内外原子能工作者会聚一堂的中国原子能产业协会的年会上提醒说,中国核电如果扩张过于迅猛,必然在确保人才、国产化战略推进、核安全监管安排等方面引发严重的矛盾,进而威胁到核电站的建造质量和运作安全。

李局长还说,核电站建设必要的人力资源短缺、核电研发和设计能力尚不完备、核设备制造和安装能力不足、核安全监管力量薄弱等四个方面的问题不容忽视。

全国政协委员、前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副局长王玉庆在2009年3月接受中国电力新闻网的采访时强调,过热的核电开发会给安全带来更大风险,必须在安全方面加强监督和管理。

王玉庆还说,快速发展引起的诸多问题已经呈现出来,具体表现为人力资源不足、技术不成熟、设备制造技术落后及核安全监管力量薄弱等方面。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总经理翟若愚也承认,确实存在人力资源不足的情况。

中科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何祚庥指出,现在中国国内可用的天然铀,只能支撑2500千瓦核电站运作40年,即便国内可以供给这2500千瓦的核电量,加上国外进口按实际可能的1000万千瓦计算,核电的开发规模也不可能超过6000万千瓦。而且,现在的核电计划没有具体谈到放射性废料的处理问题,这也是问题之一。

着眼于扩大市场的新进企业的动向

尽管众说纷沓,但认为核电市场会扩大并准备加入核电大军的还是大有人在。2009年3月,中国的大型重型机械厂家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向文波明确表示,目前正在探讨进军核电行业的方案。在公司已经加入风力发电的情况下,向总裁还说,加入核电市场也是公司战略计划中的一环。

虽然中国政府现在尚未允许民营企业涉及以核电为首的核心行业,向总裁却表示,会针对许可问题和政府进行协商,目标是要做“中国的GE(General Electric)”。此次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中,重型机械行业受到波及,三一重工也不能幸免,这让三一重工下更大的决心要进入发展前景广阔的核电市场。

目前,美国正在运作的核电站容量为1亿千瓦,另外还有超过30座处在计划阶段,但中国的核电市场正呈现出赶超的势头因而备受外国公司关注。

国家核安全局日前承认,截止于2009年3月3日,包括日本的4家公司在内的11个国家、66家公司申请加入中国国内的核电行业并已被登记在案。对境外公司的登记是按照国务院于2007年7月颁布的《民用核安全设备监督管理条例》、以及国家环境保护总局根据该条例于同年12月份颁布的(两者的施行日期都是2008年1月)《进口民用安全设备监督管理规定》实施进行的。

其中,《民用核安全设备监督管理条例》规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民用核设施进行民用核安全设备设计、制造、安装和无损检验活动的境外单位,应当事先到国务院核安全监管部门办理注册登记手续。”

到目前为止,登记公司数量最多的是法国28家,接下来是德国10家、美国9家、日本4家。日本的4家分别是日本制钢所、三菱重工业、三菱电机和富士电机系统。

中国的核出口开始纳入视野

中国不仅大力发展国内的核电,还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中国承接了巴基斯坦1座30万千瓦核电厂的总承包任务,而第2座恰希玛核电厂2号机组的蒸汽发生器(SG)也已由哈尔滨锅炉厂于2008年6月制造完成。另外,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于2009年3月明确表示,旗下的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正式启动了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厂3号和4号机组的设计工作。

在中国有代表性的核发电产业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虽然不是核电厂提供商,但其发布说已于2009年2月在河内同越南电力公司签订了核电领域的合作意向书。还表示说,就协助越南建设越南国内首座发电站也进行了协商。越南计划在2021年之前建设400万千瓦容量的核电厂,现在已完成初期的可行性调查,不久将进入国家审批阶段。

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也表示,愿意参与白俄罗斯计划的国内首座核电厂的建设。而白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米哈秋明确表示,不仅要从中国引进机器和劳务,还希望与中国协商融资方面的问题。

2008年9月,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共同出席的情况下,经营范围包括核电以及核燃料循环利用在内的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康日新和约旦原子能委员会委员长图坎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署了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定。按照协定,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约旦原子能委员会将在铀资源的开发及原子能研究设备、人才培养及核电厂的建设等方面展开合作。

积极推进燃料循环利用的开发

从核能开发的早期阶段开始,中国就瞄准了未来核电发展的市场前景,提出了对使用后的燃料进行再处理以便循环利用钚的方针。这一方针毫不含糊,“核电开发中长期发展计划”也重申了坚持循环利用的路线。

再处理试验工厂是循环利用的关键,早在1998年就已经在甘肃兰州开工建设,现在已进入试验和调整阶段。该工厂的初期处理能力为每年50吨HM(重金属),下一阶段将增加至100吨HM。继试验工厂之后的“商用再处理工厂(800吨HM)”的选址工作即将开始。

另外,核电秦山联营公司杜铭海于2009年3月明确表示,目前已初步掌握MOX(混合氧化物)燃料的芯块制造技术,正在建设年生产能力0.5吨的燃料试验生产设施。

中国为了扩大核电规模,计划提升浓缩能力。目前,中国运作中的浓缩工厂的规模为1000吨SWU(分离作业单位),在俄罗期的协助下,还计划建设500吨SWU规模的浓缩工厂。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邱建刚明确表示,2010年至2020年,将相继建设新的浓缩工厂并投入运营,从而使中国国内的浓缩能力得到飞跃性的发展,对于满足国内需求后的剩余产能,将出口到外国,争取把中国建成亚洲的铀浓缩中心。

中国还在积极推进先进的核燃料循环技术的研究。根据科技部于2008年12月公布的《核燃料循环和核能安全技术》中的重点项目公开招募申请指南可得知,研究将分成4个目标和6大课题,分别用3到4年的时间完成。

具体说来,首要目标是“先进的核燃料循环技术模型研究”。即在推进核燃料循环技术的模型研究、提出与“PWR-快中子反应堆”的路线及兼容性有关的技术方案的同时,确定“分离-消灭处理”的技术路线。

第二个目标是“先进的使用后燃料的再处理工艺和分离设备的核心技术研究”。其中,名为“快中子反应堆使用后燃料的再处理核心工艺技术的研究”的课题包括了快中子反应堆使用后燃料的溶解技术、PUREX工艺中的U、Pu净化技术的改良等。另外一个课题是“高效率的废液分离处理工艺和核心设备的技术研究”,包括动力反应堆的高放射性废液的分离、固化处理以及核能离心分离器等先进的再处理核心工艺及设备的技术研究。

第三个目标是“长命核素的消灭处理研究”,包括“使用快中子反应堆的长命核素的消灭处理技术研究”和“使用热中子反应堆的长命核素的消灭处理技术研究”等课题。最后一个目标是“核燃料循环利用的安全技术研究”,是指推动临界事故分析与测定技术、放射线防护监控的技术研究,保证核燃料循环利用的安全性。

 

自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和浙江省秦山核电站开始商业运作以来,15年的时间过去了。中国的核能开发也渡过了摇篮期,通过不断的学习和经验积累,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道路。

(参考资料)

1.《中国核能报告  2008》(TEPIA综合研究所、2008年1月)

2.《国家核电发展前景与安全文化》(杜铭海、核电秦山联营公司、2009年3月4日)

(相关网站)

1. 国家原子能机构 (http://www.caea.gov.cn)

2. 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http://www.cgnpc.com.cn)

3. 国家核安全局 (http://www.sepa.gov.cn/info/gw/haqwj)

4. 中国科学院 (http://www.cas.cn)

5. 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

6. 环境保护部 (http://www.sepa.gov.cn)

7.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 (http://www.ndrc.gov.cn)

8. 国家能源局 (http://nyj.ndrc.gov.cn)

9.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 (http://www.cec.org.cn)

10.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 (http://www/cnnc.com.cn)

11. 国家核电技术公司 (http://www.snptc.com.cn)

12.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 (http://www.china-nea.cn)

13.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 (http://www.ciae.ac.cn)

14. 中国核学会 (http://www.ns.org.cn)

15. 中国国电集团公司 (http://www.chinapower.com.cn)

16. 中国华能集团公司 (http://www.chng.com.cn)

17. 中国华电集团公司 (http://www.chd.com.cn)

18.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 (http://www.zdt.com.cn)

19. 中国大唐集团公司 (http://www.china-cdt.com.cn)

20. 中国能源网 (http://www.china5e.com)

 

简历:

窪田秀雄

1953年生于神奈川县。

东海大学研究生院工程学研究系硕士毕业。曾参与日本核能产业会议,现出任日本TEPIA株式会社TEPIA综合研究所副所长。在《能源月刊》(日本工业报社)中撰写“世界的能源”。同任该杂志编辑。在新秦与中国情报局(http://searchina.ne.jp)中以中国的能源――核能为题撰写专栏。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