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中日太阳能电池产业的现状及展望

2011年09月16日 科技交流

1. 在太阳能电池产业的中日逆转

美国奥巴马政权出台新方针,通过今后集中投资太阳光、风力等可再生能源,为将来创造500万个绿色工作机会,同时在这次经济危机对策中也加大对环境相关领域的投资。日本政府方面,环境省提倡“日本版绿色新政”政策,经济产业省也采取对太阳能电池的普及再次加大力度的态势,其中包括对太阳光发电的再度扶持等。在欧洲,德国、西班牙推出制度,鼓励电力公司高价收购太阳光发电所产生的电力,由此牵起了势头凌厉的太阳能电池普及风潮。各发达国家强力推行普及太阳光发电装置的政策,随着此动向的范围不断扩大,对于至此为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日本各电机厂商来说,商机也应该是越来越大……

但是,在机会面前全力加速的却不是日本的厂商,而是中国的厂商。如表1所示,至2006年为止,日本在太阳能电池生产上居全球首位,与中国的差距较大。但是在2007年,中国的生产量一下扩大至2.5倍,超越了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电池生产国。另一方面,日本是主要生产国中唯一减产的国家。为什么中国可以迅速增长,而日本却在机会面前减产了呢?

2. 中日太阳能电池厂商的比较

解开中日逆转理由的关键在于中日太阳能电池厂商的架构。日本的太阳能电池厂商如表2所示:有夏普、京瓷、三洋电机、三菱电机4家公司,另外还有新加入的KANEKA 、三菱重工业、昭和shell石油等。日本4大企业共同的都是拥有从1960~70年代开始长期的研究开发及生产历史,还有包括新加入的公司、在日本所有公司都将太阳能电池作为多方面事业的一种。同时中国厂商以2008年超过夏普位居世界第2位的尚德电力为首,每个公司都是2000年以后成立的新兴厂商、都是太阳能电池专业的公司。还有在2007年超过夏普位居世界第一位的德国Q-Cells AG也是新兴的太阳能电池专业厂商。

做到专业,实际上是使中日形势反转成为可能的条件之一。中国的厂商以表2中所列的尚德电力和保定英利为代表,一共有10家公司的股票已经在美国的NASDAQ等板块上市,吸引了对太阳能光伏产业的前景抱有希望的投资家们,从而成功地筹集到了大量的资金。近年来的太阳能电池的生产,与其说是在技术上见分晓,不如说是在投资金额和原材料采购上分高下。曾经在世界上出尽风头的日本半导体产业在与韩国企业的规模扩充竞争战中全线溃败,如今在日本和中国之间进行的太阳能光伏产业的竞争和当年的情形不无几分相似。但是,和举财阀之全力与日本竞争的以前的韩国的半导体产业不同,中国厂商和Q-Cells公司借助全世界投资家们满怀希望的支持,正在不断地扩大自己的地盘。

和中国的厂商相比,日本的各个厂商只是将太阳能电池作为自己的一个事业部门进行经营,这样,在投资家的眼中,太阳能电池和综合电机厂商所拥有的其他的成熟领域是一体的,假如他们只是对太阳能电池感兴趣,就会妨碍他们购买这些企业的股票。同样地,如表2所示,日本厂商每年获得一定的预算,然后使生产呈等差数列扩大,而中国及其他的厂商他们将企业利润和发行新股筹得的资金用于规模扩充,使生产以每年翻一番的等比数列扩大,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特别是2007年,当德国和西班牙对太阳能电池的需求日趋旺盛时,唯独夏普公司却减产了,据说原因是作为太阳能电池原材料的多晶硅得不到充分供应。太阳能电池的制作方法和IC大致相同,都是在高纯度的多晶硅中添加少量的杂质制作而成。不过,太阳能电池对硅纯度的要求并没有IC那么高,一直以来,都是依靠回收利用制作IC时产生的多晶硅的不良品作为原材料,可是对太阳能电池的需求剧增,只靠回收利用再也不能满足对原材料的需求,因此需要生产专门用于太阳能电池的多晶硅。然而,建造生产多晶硅的工厂是需要巨额投资的,不能马上增产就不能解决燃眉之急,因此多晶硅陷入缺货状态。而尚德电力等企业先知先觉,发挥资金雄厚的优势,预定了可以满足未来10年生产的硅的数量,相比之下,夏普等日本产家则是动作迟钝,从而造成了2007年的原料供应不足、工厂不能充分运转的局面。

3. 日益壮大的中国太阳能光伏产业

新兴的中国厂商迅速崛起的另一个背景是,太阳能电池的生产技术已与设备一体化,若从设备厂商购入一整条生产线,比较简单地就可以生产出太阳能电池(就可以相对容易地投入生产了)。所以,成立仅数年的新兴厂商能轻而易举地赶上拥有30至40年研发历史的日本企业。

然而,更出人意料的是:中国的太阳能光伏产业正在中国国内持续整合从上游至下游的各个分工。表2中所示的尚德电力和保定英利都属于承担“太阳能电池组件工序”的企业,也就是往晶体硅的圆盘(晶圆)中添加杂质制成当有光照射时就可以发电的“太阳能电池单元”。在中国,承担此工序的企业已有50家以上。另外,在太阳能电池单元上进行层压加工并安装铝框,制作成可以安装在屋顶上的产品的工序被称为“太阳能电池模块工序”,据估计,在中国,承担这一工序的企业达到200家以上,2007年的太阳能电池的产量达到1717MW。表1中所示的太阳能电池模块的产量要比太阳能电池单元的产量大得多,这意味着进口太阳能电池组件单元到中国组装成太阳能电池模块的企业非常之多。

后继更有70家以上的企业加入到了将多晶硅制作成晶圆的大军中,以满足中国国内市场的需求。中国的弱势在于制作多晶硅的工艺上,目前,世界上掌握此项工艺的仅限于日本及美国的10家企业。不过,已经有50家以上的中国企业表示也愿意涉及这一领域。如果中国企业开始生产多晶硅,则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电池生产国的地位将固若金汤。

从上述内容中还可以看出,中国太阳能光伏产业的各个工序都有为数众多的企业参与,而日本却是由4家巨头形成垄断,对比鲜明。在中国,大多数的产家属于由民间资本投资成立的新兴企业,由此诞生了好几个“太阳能电池富翁”。而且,和靠大企业中的工薪一族支撑的日本不同,中国的太阳能光伏产业是年轻的企业家们在利益的驱使之下发展而成的。

4. 太阳能电池的未来

对于今后中日两国太阳能光伏产业的发展之路该做何猜想呢?首先想要提到的一点就是,如果以现有的技术作为前提,则从动员全球性资金的能力和企业家们的热情看来,在太阳能电池的生产规模这一点上,日本在和中国的较量中反败为胜的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不过,太阳能电池给技术进步留有了足够大的空间,借此趋势日本再次扭转乾坤不无可能。

对于现在的太阳能电池来说,持续发电10至20年的时间,本应该是可以收回初期的投资的,但是,究其所能,就在这段时间之内,其是否可以保持发电效率持续地运行,不到那个时候是无法得知的。日本发出过这样的声音,说中国厂商生产的太阳能电池不具备那么长的持久性,话虽如此,日本厂商生产的产品保质期也不过十年。

更进一步说,如果大多数日本厂商正在努力开发的薄膜型太阳能电池或者使用有机化合物的太阳能电池等的转换效率能够得到提高,那么,即使不像中国厂商一样花大力气去保证大量多晶硅的供应也能制作太阳能电池。从这个角度来看,竞争的焦点就从靠资金保证原材料供应的胜负再次转化为技术开发能力的高低,这也许更容易发挥日本企业的优势。

在此基础上,各国政府今后采取怎样的太阳能发电振兴策略也将会左右这场竞争的胜负。比如说,美国的奥巴马政权把促进太阳能发电产业的发展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当作目标,这样一来,美国政府应该就会出台有利于美国企业或者说至少在美国拥有工厂的企业的政策。

另一方面,虽然日本政府没有采取露骨的优待日本企业的政策,但日本市场本来就是被占销售额99%的4家大公司占据的,这对日本企业来说就是坚如磐石的基础,所以,如果日本市场能再次扩大,将对日本企业产生有利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尚德电力于2006年收购了日本的中小太阳能电池厂商MSK,并借此契机发表了其在日本的扩大销售的策略,从而展开了针对日本市场的强大攻势。由此推断,迫于竞争压力,日本将开始新一轮的降价风潮和普及扩张。

2007年,中国国内对太阳能电池的导入量只有20MW,其所生产的太阳能电池的大部分即1088MW都被出口到了欧洲等地。中国的能源使用效率低下,面对当前的情况,与其投资太阳能发电等绿色能源,还不如投资能源节约会更有效率,并且还可以削减二氧化碳的排放,所以,当前的中国不会成为像发达国家那样的大市场,但其以后极有可能成为大市场。

全世界对太阳能电池的需求呈现增长的态势,日本在发挥其技术能力方面拥有巨大机遇,但是,在日本,太阳能电池只作为大企业的一个事业部门则成长速度迟缓。因此日本也应该借全世界投资家们期待之东风,扬起风帆前行。

 

(参考文献)

产业时报社(2007)《太阳能光伏产业总览2007》产业时报社

日经Microdevices/日经电子 编《太阳能电池2008/2009 急速扩大的市场和新技术》日经BP社、2008年

中国可再生资源发展项目办公室(2008)《中国光伏产业发展研究(2006-2007)》中国可再生资源发展项目

丸川知雄

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 教授

简历:

1964年生。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教授

1987年 东京大学经济学院毕业

1987~2001年 就职于亚洲经济研究所

2001年~至今 就职于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

著书:《现代中国产业》(中公新书、2007年)、《劳动市场的地壳变动》(名古屋大学出版会、2002年)、《市场发生的动态》(亚洲经济研究所、1999年)、编著还包括《中国的跨国企业》(同友馆、2008年)。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