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第5届中国工业生物技术发展研讨会视察报告(下)

2011年07月11日 科技交流

第二个参观地点是浙江省的湖州市。在湖州市沈建平副市长、王世傑副秘书长等市政府重要领导与日本代表团进行了畅谈,并介绍了湖州市的发展。

中国文化发源地湖州发展为改革先驱地区

湖州市是有着2300年历史的古老城市,临近上海、杭州、宁波,毗连太湖。面积为5,818平方千米,人口为259万。湖州又被称为中国文化的发祥地,也是丝绸产地。从过去就以文人辈出而知名,是曹不兴、孟郊、沈家本等文人的出生地,书法巨匠王羲之、苏东坡、陆羽等曾为了寻求“文房四宝”之一的“湖笔”来到湖州。

由于先人重视教育的缘故,中国建国以来,全国约2,000人的科学院、工程院院士之中,有27人的祖籍是湖州。在湖州的会议之前,我们参观了建设中的湖州南太湖生物(医药)产业园的施工现场。现场虽未完工,但我们看到了5年后建成时的模型。

对于这样的建设速度我们很吃惊,也抱有疑问。在这之后,我们又参观了花费5年时间建成的南太湖科学技术改革中心,同时我们的疑问也消除了。团员们感叹,不愧是政府指导下的开发速度,和日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之后,我们参观了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湖州工业生物技术中心,湖州工业生物技术中心、湖州营养、健康产业技术革新中心、湖州现代农业生产技术革新中心等的负责人分别向我们介绍了各自机构的研究开发状况。接着,JBA先端技术开发部部长穴泽秀治先生, reqmed(股份公司)总经理松本正先生分别进行了演讲。

昔日的丝绸之乡苏州建成科技园区

代表团最后访问了苏州吴中区的科技园区。吴中区的金杰区长,焦亚飞副区长以及吴中科学技术园最高负责人罗家荣在中国中央领导人经常下榻的东山宾馆迎接了我们。

在豪华的宾馆中,中方向日本代表团一行详细地介绍了苏州吴中区的科学技术、经济发展的情况。苏州气候温暖,水资源丰富,从上古时代就被称为“鱼米之乡”。苏州是最大的丝绸产地,据说日本和服的饰带大部分从这里进口。

当地人相信,吴服的吴字取自吴中的吴字。苏州离上海很近,交通便利,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开始就建设了许多科技园区和高新产业园区。现在仅仅苏州科技园区就有4,000家以上的日本企业,称其为日本的第二工厂也不为过。

虽然吴中区隶属于苏州,但距离苏州市中心需要花1小时高速公路车程。这里顺便说一下,如果走高速公路的话,从苏州去上海也只需要1小时左右,由此可以想象苏州市的面积了。吴中区的一大部分位于太湖中的半岛上。

吴中区被太湖所包围,仿佛是与外界隔离的一个岛。在高速公路建成之前,这里的人们自给自足,粮食、蔬菜、水果、茶、鱼、家禽、养蚕等所有产业一应俱全。古代建筑保留至今,宛如真正的世外桃源。甚至中国文化大革命也没有殃及到这里。由于高速公路的开通,经济活动蓬勃展开,吴中区利用其地理优势,以生物产业,特别是实验动物的饲养、制药等为中心发展起来。

我们访问的苏州药明康德新药开发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该公司是10年前在中国政府的回归政策号召下,由留美的留学生为中心设立的。到2007年已经成长为拥有3,700名员工的企业,同年在纽约证券交易市场上市,2008年收购了美国一家同类企业。

现在,该公司已成为了世界同业中取得ISO(国际标准机构)认证标准最多的企业,是亚洲最大的临床前安全评价中心之一。罗家荣先生说,今后要在吴中科技园区多培养这样的世界领军企业。

现在生物医药、软件开发、电子信息产业、新材料、新能源的投资均适用优惠政策,国家、市、区各级政府的研究机构、企业、银行等也参与其中,战略性地培养新兴产业,领导产业的发展,官民团结一心,为将来的城市设计、城市建设献计献策。

中国以循环经济模式向持续发展迈进

至今为止依赖于人力的企业,也就是所谓的世界工厂已经不适应现在的政策了,其生存十分严峻,结果不得不向内陆转移。原来如此,这就是中国的从沿海向内陆,从依赖人力向高新技术转换的诱导型循环经济的模型。我认为这是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和资本主义的自由经济的完美结合。也许这就是中国经济在一段时间内持续增长的真正动力。

这样的策略在中国全面应用。虽然政策有些许不同,但基本是按照国家的方针形成的模式。我感到,美国雷曼事件之后,在以美元为中心的世界潮流中,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则是按照自己独有的方向在发展。这一动向也给科学技术带来了影响,能够看到向中美、中欧合作的积极推进,以及亚洲联合、亚洲共同体的构想在逐渐形成。这一定会推动今后中日进一步的合作、互惠关系的强化。

最后,在参观途中,虽然中国科学院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局张知彬局长得知老家遭遇不幸,仍然同苏荣辉副局长及几位工作人员一起陪同访问团到最后结束,在此表示由衷地谢意!

文/中国综合研究中心研究员 米山春子

专题网页